1. 博东辞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洪迈「容斋随笔商颂卷三」译文

洪迈「容斋随笔商颂卷三」译文

宋国从微子到戴公,礼乐都败坏了。正考父从周太师那里得到十二篇《商颂》,后又丢失了七篇,到孔子时才剩了五篇。宋国是商王的后代,对于先代的诗章这样轻视,那么其他就可想而知了。孔子所说的“商代的礼制我能够说明,但宋国不能够验证。”大概就是慨叹这点

译文

  宋国从微子到戴公,礼乐都败坏了。正考父从周太师那里得到十二篇《 商颂》 ,后又丢失了七篇,到孔子时才剩了五篇。宋国是商王的后代,对于先代的诗章这样轻视,那么其他就可想而知了。孔子所说的“商代的礼制我能够说明,但宋国不能够验证。”大概就是慨叹这点。杞国是夏朝的后代,至于使用夷狄的礼节,还有什么文献呢!郑国比杞国宋国都小,少昊氏又远过夏代商代,而用凤鸟为官名,郯君却历数不忘,说:“这是我祖先的制度,我都知道。”他是很贤能的了。

容斋随笔简介

  《容斋随笔》共《五笔》,74卷,1220则。其中,《容斋随笔》16卷,329则;《容斋续笔》16卷,249则;《容斋三笔》16卷,248则;《容斋四笔》16卷,259则;《容斋五笔》10卷,135则。据作者宋朝洪迈自述,《容斋随笔》写作时间逾经近四十年。是其多年博览群书、经世致用的智慧和汗水的结晶。本页面仅包含《容斋随笔》16卷内容。

容斋随笔·商颂卷三原文

  宋自微子至戴公,礼乐废坏。正考甫得《商颂》十二篇于周之太师,后又亡其七,至孔子时,所存才五篇尔。宋,商王之后也,于先代之诗如是,则其他可知。夫子所谓“商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盖有叹于此。杞以夏后之裔,至于用夷礼,尚何有于文献哉?郯国小于杞、宋,少昊氏远于夏、商,而凤鸟名官,郯子枚数不忘,曰:“吾祖也,我知之。”其亦贤矣。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gcc.org.cn/guji/0153e15b94677267abc8d28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