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博东辞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徐弘祖「徐霞客游记滇游日记八」译文

徐弘祖「徐霞客游记滇游日记八」译文

戊寅年(崇祯十一年,1638)十月初一日凌晨起床,天气特别晴朗。喝了昨天剩的稀饭后从三家村启程,即往西从峡谷中走,不久与溪水分道扬镰。又往西翻越山岭,一共三里路,到报恩寺。然后转向东走,二里,过松花坝桥。又顺着五龙山往南走三十里,沿着省城东

译文

  戊寅年(崇祯十一年,1638)十月初一日凌晨起床,天气特别晴朗。喝了昨天剩的稀饭后从三家村启程,即往西从峡谷中走,不久与溪水分道扬镰。又往西翻越山岭,一共三里路,到报恩寺。然后转向东走,二里,过松花坝桥。又顺着五龙山往南走三十里,沿着省城东北边往南走。不久转向西越过大桥,于是大溪的水从桥下往南流,经过演武场后流出火烧铺桥,再到南坝。从桥西进入省城的东门,在饭店吃饭。从南门出城,去到原来寄居的地方,而吴方生正好外出游览归化寺还没回来,我坐着等他。直到傍晚才与吴方生握手相见,喜悦的心情可想而知。〔见到的人有晋宁的歌童王可程,他因为要看病而跟随吴方生一同来,才知道吴方生在唐元鹤知州那•里过中秋节,十分融洽。〕

  初二日我准备出发去滇西,去和阮仁吾为我雇的担夫约定行期,遇到阮仁吾的侄儿阮玉湾、阮穆声,他们对我的问候非常真诚。下午,阮仁吾来到我的住所,把担夫杨秀的雇用合同拿来了。我和他约定五日后再去晋宁州,从晋宁州返回来就启程出发。阮仁吾把外国的佩巾、香扇送给我作为临别赠礼。

  初三日我打算前往晋宁州,和知州唐元鹤、隐士唐大来告别。吴方生说:“他们二位天天挂念您。今日按察使返回省城,他们二位一定要来省城拜见他,你们不要在途中错过了。何不稍微等他们一阵呢?”我于是进城去拜访阮玉湾,并拜访杨胜寰,得知丽江府知府盼望我去已很长时间了。不一会阮玉湾来我的住处看我,才知道按察使调动军队准备征讨阿迷州,然而军队还没出发就连过路人都知道了这一计划,江川县、微江府境内乱党更加猖狂了。阮玉湾对我说:“海口有石城非常奇妙,石城附近有别墅,已经把那里买下准备建造名胜风景区。请让我备好车马,一同前去游览观光。”我用晋宁州之行不能推迟为由辞谢了他的邀请,因为在滇西要停留很久。阮玉湾又说:“缅甸不可以不去游览一次。请让腾越庄园的人作你的向导。”我点头同意。

  初四日我捆行李准备乘早前往晋宁州,主人说要将近傍晚时船才出发,不如吃过两顿饭再走。不一会阮玉湾送来一坛酒,我和吴方生分享了它。下午,从羊市一直往南走六里,来到南坝,上了渡船,太阳落山后才出发。这天夜晚刮西南风,船走了三十里,到海夹口停泊。三更时就启航,天亮时抵达滇池南岸的北好口,北好口是观音山东南部濒临滇池之处。其岸边有温泉,船上有人上岸沐浴,我怕风寒,没有和他们同去。从北好口船挂起帆来向东南航行,二十里抵达安江村,下船到饭馆里梳理。仍然往南走,四里,经过一座小桥,桥下水从西边村子四通桥下分流过来,是归化县、晋宁州的分界处。又往南走四里,从晋宁州城北门进城。这些都是夜间黑暗中所走的路,至此才看见四周田地宽阔,城楼雄伟壮观。进城门,守门的拦住过往的行人,不允许进城,大概是因阿迷州还没平定而进行防范。和唐大来相见后,各人十分迫切地诉说互相的思念。吃饭后进州署去拜望知州,有如饥渴的人得到了安慰,于是留在那里欢宴。夜晚在下道住,所供的帷帐极其新洁、整齐。

  初五至初七日连日来在州署里下围棋,等候张调治。黄从月、黄沂水禹甸和唐大来诸君,轮换着前来相陪,夜晚一定饮宴到全醉才罢休。

  初八日喝酒后,和黄沂水从西门出城,稍稍往北就经过阳城堡,就是所说的古土城。古土城西北面是明惠夫人庙,庙里祭祀晋宁州刺史李毅的女儿。夫人的功绩记载在《一统志》中。庙里有元代的碑刻,碑文第一句是:“夫人姓杨氏,名叫秀娘,是李毅的女儿。”既然是“李毅的女儿”,又说“姓杨”,为什么这样地荒谬透顶呢?难道是夫人的丈夫姓杨吗?即便这样,也实在是辞不达意。人们传说夫人的塑像中还保存着她的尸体,是在尸体上加赤黑色的漆涂饰而成,所以塑像比真人大一倍。我不相信这种传说。黄沂水说:“从前老鼠咬伤塑像的脚,露出骨头来了。不是乱说的。”这天,知州的幕僚傅良友前来拜访,而且馈赠一坛甜酒。〔傅良友是江西省德化县人。〕

  初九日我生病咳嗽,想让身体出汗,于是在下道卧床休息。初十日不停地咳嗽,仍然在下道卧床休息。唐元鹤君早晨、晚上都来床前问候,邀约众位朋友前来看望,情意极为深厚。十一日我起床后,又去州署内,大概州里没有事情,所以知州清晨就邀请我去,很晚才出来,又像前几天那样。这一天,傅良友又送来礼物。我收下他送的鸡肉,寄放到唐大来那里。下午,傅良友的亲戚姜廷材来拜访。〔姜廷材是江西省金溪县人。〕十二日唐元鹤知州赠送我新制的长夹衣、棉被,我去州署致谢,并且到傅良友的官署拜访姜廷材,遇到赵学师,还见到很多人。等到去学斋拜访赵学师时,遇见杨学师,互相行礼。我问赵学师道:“陆凉州有没有叫何巢阿的人?”〔赵学师是陆凉州人,所以向他询问。〕赵学师说:“陆凉州没有此人,他应是浪弯县人。而且我们一同在浙江省里做过官,互相处得好。”赵君被提升到这里任职,经过池州时,询问六安州何知州,何知州因为父母去世已经离任服丧去了。四月初赵君到达镇远府,他所居停的人家,就是何巢阿在前居停过的人家。这样看来,何巢阿已经回家了。我前不久听一位僧人说,贵州省发生水灾时,城中遇难的人有一个是浙江盐官,二十多担行李都被水漂走了,只是不知道浙江盐官的姓。根据赵君先前到镇远府居停的时间计算,似乎何巢阿发生水灾时正在贵州省,我心里十分不安,就不再深问了。〔我从陈木叔的文集中,间接得到二位知己,就是吴太史淡人以及何知州巢阿,都还没来得及见面。难道淡人因火灾而死在长安县,如今何巢阿又遇到水患?如果真是这样,遭遇是何等奇怪啊!〕

  十三日知州唐元鹤去赴杨贡生的酒宴。张调治邀请我骑马游览金沙寺,因为他有田庄在金沙寺西边的山脚。从西门出发,看见门内有崭新的富家房屋,很华丽,询问房子的主人,就是张调治的哥哥。〔他哥哥叫口口,通过乡荐出任常州府通判,刚刚于今年春天回到家。因为谗言与张调治不和。〕从西门出城后,就一直顺着田埂往西行,路很平坦。这就是南部从河涧铺起、一直往北延伸出来的山坞,山坞延伸到这里才十分开阔壮观,再往北延伸到滇池结束。西部往东突立在山坞边的是牧羊山,往北突起、而且最高的是望鹤山,望鹤山往北走向的余脉是天城门;又往西延伸为金沙山,是分散开来濒临滇池的山脉。东部向西耸立、而且作为晋宁州城南边屏障的是玉案山;耸立在北部、而且最高的是盘龙山;其绕向北边的中脊,为罗藏山,是山顶相连而正中高耸起来的山。晋宁州治紧靠在东部山麓,大堡、河涧的水顺西部山麓合流,往北流过四通桥,又分为两派:一股一直往北注入滇海;一股往东绕过州治,往北流到归化县界内,流经安江村后进入滇海。穿过山坞往西三里,走到河堤上,有座大石桥横架在河上,这是四通桥。从桥西边一直上坡,是去昆阳州的路。往西北边顺岔路走一里半,到天女城,其上有天城门遗址,两层古石,形状如同雕刻的亭檐。从前李毅的女儿李秀,代替父亲统领镇守晋宁州时,在这里修筑城池,所以取名天女城。城所在土山断绝后又耸起来,西北濒临滇海边,黄洞山沿滇海盘绕;西南和天城门相连、而圆峰耸起和黄洞山对峙的山,是金沙山。这些都是时起时伏,往南附着于大山的土山。金沙山的西部,则滇海向南面冲刷,直逼大山;金沙山的南部,则望鹤山高高耸立朝北俯视,是山坞西部大山北端的最高处。其西边则将军山高耸的山崖突起,和望鹤山并排屹立,只是望鹤山北临金沙山,天城门、将军山则是北临滇海而已。黄洞山的西边,有片陆地往西横插滇海中,民房环绕着聚集在上面,名河泊所,是滇海中窄小的居住地;如今河泊所已经没有官员,但滇海中的渡船还在这里停泊。其处正西方和昆阳州相对,往西横渡滇海,只有二十里;陆路从将军山往南绕着滇海走,路程是水路的一倍。从天女城绕到金沙山北侧,又走一里半就到了金沙寺。金沙寺门朝北,是盘龙莲峰师所修建的,寺里很清静。从寺背后沿着石阶上去,是玉皇阁,再往上是真武殿,两处都建得高大宽敞,而且朝北眺望滇海,拥有海天空阔的地势。金沙山西麓,则村庄顺着弯曲的岸边连绵不断,百姓聚集。到张调治的山楼,吃过饭后登山,在金沙寺中凭栏远眺。下山漫步于田畦、水沟边,观看张调治家的人修筑晒场、收谷子。晚上顶着月亮回城,皎洁的月光照得地面如同白昼一样,但寒冷逼人。回到下道吃过饭,没有等候唐元鹤君来就睡了。〔唐君半夜才回来,派人前来问候,我早已在梦魂中了。〕

  十四日在州署中。

  十五日在州署里。饮完夜酒而散,我又外出拜访黄沂水。黄家一片寂静,月光下花影凌乱,只听到狗叫声。返回时漫步街头,恰巧遇到黄沂水,他于是叫送酒到下道门,对着明月而饮。半夜才散。十六日我准备告别启程,唐元鹤君对我说:“这几天因歌童去看病还没回来,不能痛快地饮酒。我派人去省城叫他来为您送别,您一定要稍稍等候。”我不能推辞。

  十七日、十八日两天都在州署里。

  十九日在州署中。夜里月色皎洁而早晨天气阴沉。二十日、二十一日在州署中。这两日天气都是忽晴忽雨。二十二日唐元鹤君为我写作《瘫静闻骨记》,三次修改之后才完成。然后准备好酒宴和舞.乐戏曲,并前往邀请杨学师、赵学师以及唐大来、黄沂水兄弟,一同宴饮为我饯行。

  二十三日唐元鹤君又馈赠我棉袄、夹裤,备办了丰厚的临别礼物。唐大来为我写了很多书信,而且寄信给闪次公,也赠送我钱财作路费。于是到州署向唐君致谢,为明日一早出发作准备。晋宁州位于滇池南岸一片比较开阔的山坞中,州境西边到金沙山,沿着将军山抵达三尖村,和昆阳州界的距离,不超过二十里;东边到盘龙山顶,和微江府界的距离,不超过十里;北边到分水河桥,与归化县界的距离,不超过五里;南边伸进山坞,与微江府界的距离,不超过十里。总计南北不超过十五里,东西不超过三十里,比不上以山为界的各土司领地的一个角落。

  晋宁州的河流,只有四通桥下的最大。这条河接纳了两条溪流,二条溪流都在牧羊山下的石壁村汇合。一条是大坝河,是从河涧铺流来,发源于关索岭,我从前去江川县时顺着大坝河走;一条是大甫河,发源于铁炉关,与新兴州分水岭交界。两条河汇合后流过四通桥,又分出一半往东流去,灌溉晋宁州北部的土地。流到晋宁州东北,又有盘龙山涧中的水,从州城的东南边顺着城墙往北流,被引为护城河,然后流下去,和四通桥下往东灌溉土地之水汇合,于是往北流,成为晋宁州与归化县的分界线,然后从安江村流出去。这条河是知州唐公新近开通的。

  晋宁州的两个属县都位于州境东北部,也在滇海东南岸的其余山坞中。归化县位于州城北面二十里处,呈贡县又位于归化县北面四十里处。呈贡县北面就是昆明县的辖境,东北面是通往板桥的道路,东面是宜良县的辖境,东南面是罗藏山,是阳宗县的辖境。归化县北部五里处有莲花洞山,又叫龙洞,有股水从其间流出。罗藏山在归化县东部十里处,是盘龙山东北部的主峰,东南面距离激江府四十里。罗藏山高高耸起,总领裤山,与邵甸的梁王山相对,也被称为梁王山,因为元朝时梁王在这座山上安营扎寨。其西北麓是滇池,东南麓是明湖、抚仙湖。水分成两边各流各的,以这座山为分水岭;水分三派流入其沟壑,也是随着这座山绕流。这样说来,那么和邵甸的梁王山相比,罗藏山的气势更加磅礴了。其脉从铁炉关开始,往东延伸成为关索岭,又往东延伸到江川县北部,成为屈颗巅山,于是往北延伸为罗藏山;再往东延伸到宜良县西部境内,又往北越过杨林所西岭,再往北越过兔儿关,又往北聚结为邵甸梁王山,从而成为果马山、月狐山的山梁。晋宁州城的四道城门,从前都倒塌毁坏。唐元鹤就任知州,修建城楼,建得极其壮丽。

  一’晋宁州往东到微江府有六十里,往西到昆阳州有四十里,往南到江川县有七十里,往北到省会昆明有一百里,东南距离路南州一百五十里,东北距离宜良县一百六十里,西南距离新兴州一百二十里,西北距离安宁州一百二十里。唐元鹤知州最初被任命为陕西省三水县知县,因为抵御流寇有功,就被提升为管辖三水县的邺州知州,因父母去世而离职服丧,之后到晋宁州补职。他的长子年纪十五岁,文学特别优秀,写文章有惊人之语。其余的三个孩子都年幼。唐大来〔名泰〕入选贡生,以赡养母亲为由而推辞受选。唐大来的诗文、画画、书法都得董其昌三昧。我在家乡时,陈眉公就先寄信给他说:“我的好友徐霞客,足迹走遍天下,现在要来探访鸡足山以及大来先生。他此行不同于那些有求于平原君的食客,望好好待他。”等来到云南省城时,我口袋中已空无一文,不能再往前走,当初我不知道有唐大来其人可以求告。忽然有一天遇到张石夫,他对我说:“这里的名士唐大来,不能不和他会一次面。”我游览高跷时,听说唐大来住在傅元献的别墅,前去寻访,没有遇到。返回省城,忽然有人向我拱手行礼说:“您不就是徐霞客吗?唐大来君等候先生很久了!”这人是周恭先。他和张石夫友善,和张石夫一起先见到唐大来,唐大来就把陈眉公的信读给他们听,周恭先又向我诵读此信。我才知道陈眉公用心周到、情谊真挚,不是世人的友谊所比得上的。唐大来虽然贫穷,却能不辜负陈眉公的深厚情意,因和陈眉公是朋友,而把陈眉公的朋友也当做自己的朋友。我在穷困时而得到救济,是如此地出于意料之外。

  唐大来,其祖先是浙江省淳安县籍,明朝初年随军队来到云南省。曾祖唐金,于嘉靖戊子年通过乡荐,出任福建省邵武府同知,去世后得以随同入祀名宦祠。祖父唐尧官,子嘉靖辛酉年中解元。父亲唐您德,于辛卯年通过乡荐,出任甘肃省临挑府同知。都有文集,唐大来将他们的文集合起来刊刻,取名为《绍箕堂集)),李本宁先生为文集作了序,序文写得很好。大来依次说起他的前辈,都是一代做官、一代隐居,传了数代而不改变,所以其祖父虽然中举,始终没有做官而且寿命很长。如今大来虽然没有中举,但作诗的文笔是滇南第一,真是无愧于他的祖父。只是他的后代子孙不旺盛,两个女儿都守寡,而且又没有弟兄,大来以后的传扬之人,将等待谁呢?大来的岳父是黄麟趾,字伯仁,通过乡荐出任山东省嘉祥县知县,后调任四川省顺庆府口口县知县,死于任上。黄麟趾是黄沂水禹甸的父亲,黄从月的哥哥b其祖父叫黄明良,于嘉靖乙酉年通过乡荐,官至贵州省毕节卫兵备道道员,著有《牧羊山人集》。-

  大来从前往广南府出去到广西省,到过我的家乡,也认为广西省的山水是名胜景观。他对我说:“从广南府往东走半天多的路程,有一处叫宝月关,景致非常奇异。从广南府往东看,崇山峻岭横列为屏障,翠峰挡住远方的天空,忽然看到山间有一个洞高高悬在空中,从这个门户般的洞中直穿出去,光明如同圆圆的月亮挂在云端,真是天门中开。道路从山下绕着往上走进洞里,洞似有三四道城门大。洞下边还有一个洞,沟通云南省、广西省之间的暗流。”我查阅黄麟趾写昭阳关诗时注释道:“关口天生形成石虎头的形状,虎视耽耽,令人生畏。气诗文是:“什么朝代开天辟地?蛮山深远向样开通。五个力士献上地力,一道关门天然生成。疆界区分华夏彝人,关门犹如虎豹雄踞。验完凭信愁太阳落山,扬鞭催马从浊流中过。〕考查昭阳关指的就是此洞,唐大来君称为宝月关,又是其别名了。这条路往东去就是广西省归顺州,我去年冬天被交彝所阻拦,不能顺着这条路走。

  盘龙山莲峰祖师,名崇照,于元朝至正年间八月十八日去世。他写下唱词道:“三界与三涂,何佛祖不由,不破则便有,能破则便无。老僧有吞吐不下,门徒不肯用心修,切忌切忌。”莲峰祖师平素不写文字,临死时才写下这一唱词,和遗体一起保存。到现在还在这一天举行“盘龙会”。

  邵真人名以正,早先叫邵漩,是晋宁州人。他父亲叫邵仁,叔父叫邵忠,都是从江苏省苏州府迁徙来的。宰辅刘逸追悼邵忠的挽诗中说:“三郎足下风云达,〔邵忠的儿子邵纪,得到乡荐。〕小阮壶中日月长。〔指邵真人。〕”最末一句又写道:“怅望苏州是故乡。气见于《州志》。〕

  晋朝时,晋宁州这一地区叫宁州,南蛮校尉李毅以持节的地位镇守在这里,讨伐平定了反叛的五十八部酋长。晋惠帝时,蜀地李雄作乱,李毅死在乱中。女儿李秀有父亲的的风范,众人推举她代理州中的政事,最终打败叛贼保住州境。到李秀去世时,众酋长为她建立寺庙。那时宁州所管辖的土地虽然广大,但持节驻守的地区,其实就在晋宁州这里。到唐朝武德年间,因为这一地区是晋朝宁州统领的地区,所以设置晋宁县。这是晋宁州州名的由来和开始。州里以贤能著名的官员有李毅以及王逊、姚岳等人。到万历年间(l573-1619),苏州人许伯衡撰写《州志》,认为如今的晋宁州境已经没有古代五十八部那么广大,以一隅之地潜越晋时整个宁州的祭祀,不符合诸侯祭祀封土内山川的古义,于是将其一并删除,而且将他们的传记也删削掉,记载历史人物只是从我明朝开始。于是使流传千年的英杰,空有神灵感应;一个地区值得效法的旧事,竟化为尘土,可叹啊!然而李毅虽被志书删削,但他的女儿有庙留在古城;姚岳虽被删除,而他也有庙立在晋宁州署西面。在这片土地上立下的功绩,不是见识短浅的儒生根据自己的意愿就能消除的。许伯衡认为古代宁州土地广大,如今地域狭小;李毅虽然是治理此地的正宗始祖,但晋宁州不可以祭祀他,犹如嫡长子以外的儿子不能作为正宗继承人一样。我认为晋宁州就是宁州的嫡长子,不能比做支子;李毅所管辖的五十八部虽然广大,但都统属于晋朝宁州;如今虽然支解了五十八部,但五十八部都是宁州的旁出支派,而晋宁州才确实是正宗继承人。如果晋宁州因为地域狭小而不能祭祀李毅等人,要委托给五十八部去祭祀吗?五十八部又已支解,更不应当主持祭祀,这就好比嫡长子因为旁出的庶子众多,于是互相推委,从而让大宗的祭祀落空了。如果这样,那么李毅是这块地方的宗主,将要像子文担心若敖氏那样得不到后人祭祀吗?所以我对唐元鹤、唐大来说,应该首先把恢复祭祀李毅作为正事。

徐霞客游记简介

  《徐霞客游记》是以日记体为主的地理著作,明末地理学家徐弘祖(一作宏祖,号霞客)经34年旅行,写有天台山、雁荡山、黄山、庐山等名山游记17篇和《浙游日记》、《江右游日记》、《楚游日记》、《粤西游日记》、《黔游日记》、《滇游日记》等著作,除佚散者外,遗有60余万字游记资料,死后由他人整理成《徐霞客游记》。世传本有10卷、12卷、20卷等数种,主要按日记述作者1613~1639年间旅行观察所得,对地理、水文、地质、植物等现象,均作详细记录,在地理学和文学上卓有重要的价值。

徐霞客游记·滇游日记八原文

  戊寅(公元1638年)

  十月初一月凌晨起,晴爽殊甚。

  从三家村啜粥启行,即西由峡中,已乃与溪别。

  复西逾岭,共三里,人报恩寺。仍转东,二里,过松花坝桥。又循五龙山而南三十里,循省城东北隅南行。已乃转西度大桥,则大溪之水自桥而南,经演武场而出火烧铺桥,下南坝矣。从桥西入省城东门,饭于肆。出南门,抵向所居停处,则吴方生方出游归化寺未返,余坐待之。抵暮握手,喜可知也。

  见有晋宁歌童王可程,以就医随吴来,始知方生在唐守处过中秋,甚洽也。

  初二日余欲西行,往期阮仁吾所倩担夫,遇其侄阮玉湾、阮穆声,询候甚笃。下午,阮仁吾至寓,以担夫杨秀雇约至。余期以五日后再往晋宁,还即启行。仁吾赆以番帨shuì国外来的佩巾香扇。

  初三日余欲往晋宁,与唐元鹤州守、大来隐君作别。

  方生言:“二君日日念君。今日按君还省,二君必至省谒见,毋中途相左也。盍少待之?”乃人叩玉湾,并叩杨胜寰,知丽江守相望已久。

  既而玉湾来顾寓中,知按君调兵欲征阿迷,然兵未发而路人皆知之,贼党益猖狂于江川、澂江之境矣。玉湾谓余:“海口有石城妙高,相近有别墅,已买山欲营构为胜地。请备车马,同行一观。”余辞以晋宁之行不容迟,因在迤西羁停留久也。

  又云:“缅甸不可不一游。请以腾越庄人为导。”余颔之。

  初四日余束装欲早往晋宁,主人言薄暮舟乃发,不若再饭而行。已而阮玉湾馈榼酒,与吴君分饷之。下午,由羊市直南六里,抵南坝,下渡舟,既暮乃行。是晚西南斗风,舟行三十里,至海夹口泊。三鼓乃发棹,昧爽抵湖南涯北圩口,乃观音山之东南濒海处。其涯有温泉焉。舟人有登浴者,余畏风寒,不及沐也。于是挂帆向东南行,二十里至安江村,梳栉于饭肆。仍南四里,过一小桥,即西村四通桥分注之水,为归化、晋宁分界处。又南四里,入晋宁州北门,皆昔来暗中所行道也,至是始见田畴广辟,城楼雄壮焉。入门,门禁过往者不得入城,盖防阿迷不靖也。既见大来,各道相思甚急。饭而入叩州尊,如慰饥渴,遂留欢晏。夜寝于下道,供帐极鲜整。

  初五至初七日日日手谈下棋内署,候张调治。黄从月、黄沂水禹甸与唐君大来,更次相陪,夜宴必尽醉乃已。

  初八日饮后,与黄沂水出西门,稍北过阳城堡,即所谓古土城也。其西北为明惠夫人庙,庙祀晋宁州刺史李毅女。夫人功见《一统志》。有元碑,首句云:“夫人姓杨氏,名秀娘,李毅之女也。”既曰“李女”,又曰“姓杨”,何谬之甚耶?岂夫人之夫乃姓杨耶?然辞不达甚矣。人传其内犹存肉身,外加髤xiē赤黑色漆焉,故大倍于人。余不信。沂水云:“昔年鼠伤其足,露骨焉。不妄也。”是日,州幕傅良友来拜,且馈榼醴。傅,江西德化人。

  初九日余病嗽,欲发汗,遂卧下道。

  初十日嗽不止,仍卧下道。唐君晨夕至榻前,邀诸友来看,极殷绻情意深长。

  十一日余起,复入内署。盖州治无事,自清晨邀以入,深暮而出,复如前焉。是日,傅幕复送礼。余受其鸡肉,转寄大来处。下午,傅幕之亲姜廷材来拜。姜,金溪人。

  十二日唐州尊馈新制长褶棉被。余入谢,并往拜姜于傅署,遇学师赵,相见蔼蔼ǎi人数众多。及往拜赵于学斋,遇杨学师,交相拜焉。

  询赵师:“陆凉有何君巢阿否?”赵,陆凉人,故询之。

  赵言:“陆凉无之。当是浪穹人。然同宦于浙中,相善。”赵君升任于此,过池州,问六安何州君,已丁艰父母死为丁艰去矣。四月初至镇远,其所主居停之家,即何所先主者,是其归已的。但余前闻一僧言,贵州水发时,城中被难者,有一浙江盐官,扛二十余,俱遭漂没,但不知其姓。以赵君先主镇远期计之,似当其时,心甚惴惴,无可质问也。

  从陈木叔集中,转得二知己,为吴太史淡人及何六安巢阿,俱不及面。岂淡人为火毙于长安,今又有此水阨?若果尔,何遇之奇也!

  十三日州尊赴杨贡生酌。

  张调治以骑邀游金沙寺,以有庄田在其西麓也。出西门,见门内有新润之房颇丽,问之,即调治之兄也。

  名,以乡荐任常州判,甫自今春抵家。

  以谗与调治不睦。

  出西门,直西行田塍中,路甚坦。其坞即南自河涧铺直北而出者,至此乃大开洋,北极于滇池焉。

  西界山东突濒坞者,为牧羊山;北突而最高者,为望鹤山,其北走之余脉为天城;又西为金沙,则散而濒海者也。东界山西突而屏诚南者,为玉案山;北峙而最高者,为盘龙山;其环北之正脊,为罗藏山,则结顶而中峙者也。州治倚东界之麓。大堡、河涧合流于西界之麓,北出四通桥,分为两流:一直北下滇海;一东绕州北入归化界,由安江村人滇海。经坞西行三里,上溪堤,有大石梁跨溪上,是为四通桥。由桥西直上坡,为昆阳道。西北由岐一里半,为天女城,上有天城门遗址,古石两叠,如雕刻亭檐状。昔李毅之女秀,代父领镇时,筑城于此,故名。

  城阜断而复起,西北濒湖者,其山长绕。为黄洞山;西南并天城而圆耸夹峙者,为金沙山。此皆土山断续,南附于大山者也。

  金沙之西,则滇海南漱而入,直逼大山;金沙之南,则望鹤山高拥而北瞰,为西界大山北隅之最。其西则将军山耸崖突立,与望鹤骈峙而出,第望鹤则北临金沙,天城、将军则北临滇海耳。黄洞山之西,有洲西横海中,居庐环集其上,是为河泊所,乃海子中之蜗居也;今已无河泊官,而海子中渡船犹泊焉。其处正西与昆阳对,截湖西渡,止二十里;陆从将军山绕湖之南,其路倍之。由天女城盘金沙山北夹,又一里半而入金沙寺。寺门北向,盘龙莲峰师所建也,寺颇寂寞。由寺后拾级而上,为玉皇阁,又上为真武殿,俱轩敞,而北向瞻湖,得海天空阔之势。山之西麓,则连村倚曲,民居聚焉。

  入调治山楼,饭而登出,凭眺寺中。

  下步田畦水曲,观调治家人筑场收谷。戴月入城,皎洁如昼,而寒悄逼人。还饭下道,不候唐君而卧。唐君夜半乃归,使人相问,余已在梦魂中矣。

  十四日在署中。

  十五日在州署。夜酌而散,复出访黄沂水。其家寂然,花阴历乱,惟闻犬声。还步街中,恰遇黄,黄乃呼酒踞下道门,当月而酌。中夜乃散。

  十六日余欲别而行,唐君谓:“连日因歌童就医未归,不能畅饮。

  使人往省召之,为君送别,必少待之。“余不能却。

  十七、十八日皆在州署。

  十九日在州署。夜月皎而早阴霾。

  二十日、二十一日在州署。两日皆倏雨倏霁忽雨忽晴。

  二十二日唐君为余作《瘗yì掩埋静闻骨记》,三易稿而后成。已乃具酌演优演出效舞,并候杨、赵二学师及唐大来、黄沂水昆仲,为同宴以饯。

  二十三日唐君又馈棉袄、夹裤,具厚赆焉。唐大来为余作书文甚多,且寄闪次公书,亦以青蚨fū表蚨即钱之意赆。

  乃人谢唐君,为明日早行计。

  晋宁乃滇池南一坞稍开,其界西至金沙山,沿将军山抵三尖村,与昆阳界,不过二十里;东至盘龙山顶,与澂江界,不过十里;北至分水河桥,与归化界,不过五里;南入山坞,与澂江界,不过十里。总计南北不过十五里,东西不过三十里,不及诸蛮酋山徼一曲也。

  晋宁之水,惟四通桥为大。其内有二溪,俱会于牧羊山下石壁村。一为大坝河,即河涧铺之流,出自关索岭者,余昔往江川由之;一为大甫河,出自铁炉关者,与新兴分水之岭界。二水合而出四通桥,又分其半,东灌州北之田。至州东北,又有盘龙山涧之水,自州城东南隅,循城北流,引为城濠,而下合于四通东灌之水,遂北为归化县分界,而出安江村。其河乃唐公新浚者。

  晋宁二属邑俱在州东北境,亦镇海东南之余坞也。归化在州北二十里,呈贡又在归化北四十里。

  呈贡北即昆明县界,东北即板桥路,东即宜良界,东南即罗藏山,阳宗界。归化北五里有莲花洞山,一名龙洞,有水出其间。罗藏山在归化东十里,盘龙山东北之主峰也,东南距澂江府四十里。其山高耸,总挈众山,与邵甸之梁王山对,亦谓之梁王山,以元梁王结寨其上也。

  西北麓为滇池,东南麓为明湖、抚仙湖。

  水之两分其归者,以此山为界;水之三汇其壑者,亦以此山为环。然则比邵甸梁王,此更磅礡矣。其脉自铁炉关东度为关索岭,又东为江川北屈颡巅山,遂北走为此山;又东至宜良县西境,又北度杨林西岭,又北过兔儿关,又北结为邵甸梁王山,而为果马、月狐之脊焉。

  晋宁四门,昔皆倾记。唐元鹤莅任,即修城建楼,极其壮丽。

  晋宁东至澂江六十里,西至昆阳四十里,南至江川七十里,北至省会一百里,东南至路南州一百五十里,东北至宜良一百六十里,西南至新兴州一百二十里,西北至安宁州一百二十里。

  唐晋宁初授陕西三水令,以御流寇功,即升本州知州,以忧归,补任于此。乃郎年十五岁,文学甚优,落笔有惊人语。

  余三子俱幼。

  唐大来名泰选贡,以养母缴引辞不受选,诗画书俱得董玄宰即董其昌三昧。余在家时,陈眉公即先寄以书云:“良友徐霞客,足迹遍天下,今来访鸡足并大来先生。此无求于平原君者,幸善视之。”比至滇,余囊已罄,道路不前,初不知有唐大来可告语也。

  忽一日遇张石夫谓余曰:“此间名士唐大来,不可不一晤。”余游高峣时,闻其在傅玄献别墅,往觅之,不值。

  还省,忽有揖余者曰:“君岂徐霞客耶?唐君待先生久矣!”其人即周恭先也。周与张石夫善,与张先晤唐,唐即以眉公书诵之,周又为余诵之。始知眉公用情周挚,非世谊所及矣。

  大来虽贫,能不负眉公厚意,因友及友。余之穷而获济,出于望外如此。

  唐大来,其先浙之淳安籍,国初从戎于此。曾祖金,嘉靖戊子乡荐,任邵武同知,从祀名宦。祖尧官,嘉靖辛酉(公元1561年)解元。父懋德,辛卯(公元1591年)乡荐,临洮同知。

  皆有集,唐君合刻之,名《绍箕堂集》,李本宁先生为作序,甚佳。

  大来言历数先世,皆一仕一隐,数传不更,故其祖虽发解,竟不仕而年甚长。今大来虽未发解,而诗翰为滇南一人,真不忝不愧厥祖也。但其胤嗣yìnsì后代未耀,二女俱寡,而又旁无昆季,后之显者,将何待乎?

  大来之岳为黄麟趾,字伯仁,以乡荐任山东嘉祥令,转四川顺庆府县令,卒于任,即黄沂水禹甸之父、从月之兄也。其祖名明良,嘉靖乙酉(公元1525年)乡荐,仕至毕节兵宪,有《牧羊山人集》。

  大来昔从广南出粤西,抵吾地,亦以粤西山水之胜也。

  为余言:“广南府东半日多程,有宝月关甚奇。从广南东望,崇山横障,翠截遥空,忽山间一孔高悬,直透中扃,光明如满月缀云端,真是天门中开。路由其下盘脐而入,大若三四城门。其下旁又一窍,潜通滇粤之水。”予按黄麟趾昭阳关诗注云:“关口天成一石虎头,耽耽可畏。”诗曰:“何代凿鸿濛?峦山窈窕(yǎotiǎo)通,五丁输地力。一窍自天工。域畛华彝界,关当虎豹雄。弃繻愁日暮,驱策乱流中。”按昭阳即此洞也,唐君谓之宝月者,又其别名耳。此路东去即归顺,余去冬为交彝所梗,不能从此。盘龙山莲峰祖师,名崇照,元至正间以八月十八日涅槃。

  作偈唱词曰:“三界与三涂,何佛祖不由,不破则便有,能破则便无。老僧有吞吐不下,门徒不肯用心修,切忌切忌。”师素不立文字,临去乃为此,与遗蜕俱存。至今以此日为“盘龙会”云。

  邵真人以正,初名璇,晋宁人。其父名仁,叔名忠,俱由苏州徙迁移。阁老刘逸挽忠诗有曰:“三郎足下风云达,忠子玘,领乡荐。

  小阮壶中日月长。

  即真人。“末句又曰:”怅望苏州是故乡。“见《州志》。晋时,晋宁之地曰宁州,南蛮校尉李毅持节镇此,讨平叛酋五十八部。惠帝时,李雄乱,毅死之,女秀有父风,众推领州事,竟破贼保境,比卒,群酋为之立庙。是时宁州所辖之境虽广,而驻节之地,实在于此。至唐武德中,以其为晋时宁州统会之地,置晋宁县。此州名之所由始也。州名宦向有李毅及王逊、姚岳等。迨万历间吴郡许伯衡修《州志》,谓今晋宁州地已非昔时五十八部之广,以一隅而僭通部之祀,非诸侯祭封内山川义,遂一并撤去之,并《志传》亦削去,只自我朝始。

  遂令千载英灵,空存肹xīxiāng神灵感应,一方故实,竟作尘灰,可叹也!然毅虽削,而其女有庙在古城,岳虽去,而岳亦有庙在州西,有功斯土,非竖儒无见识之文人所能以意灭者也。许伯衡谓昔时宁州地广,今地狭,李毅虽嫡祖,晋宁不得而祀之,犹支子之不得承祧祀大宗即长房也。余谓晋宁乃嫡冢正妻所生长子,非支子比,毅所辖五十八部虽广,皆统于晋宁,今虽支分五十八部,皆其支庶,而晋宁实承祧之主。若晋宁以地狭不祀,将委之五十八部乎?

  五十八部复以支分,非所宜祀,是犹嫡冢以支庶众多,互相推委,而虚大宗之祀也。

  然则李毅乃一方宗主,将无若敖之恫即无子嗣之忧患乎?故余谓唐晋宁、唐大来,首以复祀李毅为正。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gcc.org.cn/guji/3076cc064025e84a2fc8d8d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