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博东辞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徐弘祖「徐霞客游记游九鲤湖日记」译文

徐弘祖「徐霞客游记游九鲤湖日记」译文

去浙江、福建旅游已是过去的事了。我的愿望是游四川峨眉山和广西桂林,以及太华山、恒山等名山;至于出游罗浮山、衡山,则是下一步的计划。去浙江五泄、福建九潦,文是再下一步的计划。但是去四川、广西和陕西关中等地,因为母亲年迈、路程遥远,不能立即出游

译文

  去浙江、福建旅游已是过去的事了。我的愿望是游四川峨眉山和广西桂林,以及太华山、恒山等名山;至于出游罗浮山、衡山,则是下一步的计划。去浙江五泄、福建九潦,文是再下一步的计划。但是去四川、广西和陕西关中等地,因为母亲年迈、路程遥远,不能立即出游;衡山、湘江等地,可以在路过的时候游,不必专程旅游。考虑去近处,最好就是经过江郎山、三石,然后到九潦。于是在庚申年(泰昌元年,1620)端午节的第二天,和叔父芳若按期启程出游,这时正是枫亭市巡检司一带荔枝刚刚成熟的季节。

  二十三日开始经过江山县的青湖。山峦渐渐重合,东边大多是陡直的山峰,十分峻峭,犹如屏障;西边的山不高,缓缓地低伏着。远眺东边山峦尽头处,南部有一座高峰特别突出,直插云天,那气势似乎要振飞。一间,就是江郎山。盯着江郎山朝前赶,走了二十里,过石门街。越行离山越近,山忽然分为两座,再变成三座;不一会,山头又一分为二,直直地向下剖去;靠近山,则又是山头尖锐、下面收敛,像要断开、却又相连,人一移动脚步,山形便变换,是与云彩一起变化啊!雁宕山有灵峰,黄山有石笋,丛密、峻峭、挺立,已经是瑰丽的景观,但都位于深山峡谷,众多的山峰互相掩映,反而失掉了各自的“奇”。至于绪云县的鼎湖峰,独立高耸,气势更加伟峻;只是步虚山就峙立在旁边,两山不相上下,远望好像是一座山,比不上这江郎山突出于众峰之上,姿态万干,并尽显其奇。六月初七日到达兴化府。

  初八日从兴化府城西门出发,往西北行五里,攀登山岭,四十里,到曹溪,一路上上下了不止数座山岭。苔溪是九潦的下游。经过营溪公馆,行二里,从石步渡过溪水。又走二里,一条小路往西伸向山坳,北边又有一条石阶道,可以绕上山。这时山岭深邃、太阳酷热,路上没有一个行人,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我估计九鲤湖的水顺着九潦而下,往上攀登定有奇境,于是从石阶道走。芳叔和仆人害怕登高,都认为走错了。不久,四周渐渐狭窄,他们更以为走错了,我却越走越振奋。很快就愈上愈高,路深远得没有尽头,烈日炎炎,我自己也劳累疲倦了。数里,登上岭头,以为是最高顶峰;折转到西山上,还有高过此岭一倍的山峰。沿着山岭来回曲折行走,三里,平坦的田地空旷广远,正好像武陵人误入桃花源的故事一样,不再知道是在万座峰顶之上。途中有亭,从西边伸来的是去仙游县的路,东边就是我所走的路。往南经过通仙桥,翻越小岭向下走,是公馆,有钟鼓楼的蓬莱石,而雷轰涤也在这里。涧水从蓬莱石旁边流出,底下的石头像磨石一样平,水从石面上漫流而过,匀称得如同铺了一层给纱。稍稍往下,平滑的底部出现许多洼坑,洼坑之中的圆孔,分别称为灶、臼、蹲、井,都用“丹”字来命名,是九鲤仙的遗迹。涧水平缓地流到这里,突然往下堕落到湖中,犹如万马初发,确实有雷霆万钧之势,这就是九涤中第一级瀑布奇观。九仙祠就建立在瀑布西边,前对九鲤湖。湖水不甚浩荡,但在万山中显出一片清澈碧蓝,绿树围绕、清波荡漾,大自然造物的神化灵奇真是太奇异了!九仙祠右边有石鼓、元珠、古梅洞等胜境。古梅洞在祠旁边,大石架空而成,石上的缝隙形成门。穿石缝往上走,原来有九仙阁,九仙祠前原来有水晶宫,现在都毁坏了。正对九仙祠并隔着九鲤湖往下坠落的水,就是第二级到第九级的瀑布。我顺着九鲤湖右边走,已经到了第三级瀑布,急忙和芳叔一齐返回。我说:“今晚应当清静心神、休息体力,静候九仙托梦。烦劳心力目力游览奇观胜景之事,暂且等到明天吧。”回到九仙祠,去蓬莱石,光着脚在涧中行走。涧底平旷,水清而浅,轻轻流淌,遍布水中的沙洲小岛如仙境一样,撩起衣襟就越过去了。晚上坐在祠前,初升的月亮正悬挂在峰顶上,低头俯视平静的湖水,眼前的景色和自己的心情都非常好,寂静中只有讽讽的水声,不时地还听到雷涤瀑布的声响。这一夜在祠中祈祷九仙托梦。

  初九日离开九仙祠,往下探游九潦的尽头。九涤距离九鲤湖大约数里,从第三级瀑布往下走,路已经断了很久。几个月前,国子监祭酒、莆田县人尧俞,命令陆善修复,开通这险峻的山路,直达九涤,从营溪出去。后悔昨天没有从侧边的小路溯瀑布而上,而绕道顺大路走,失掉了观览这一奇景的机会。于是整理行装改道而行,直接从九涤出去。第二潦就叫瀑布,在九鲤湖的南边,正好与九仙祠相对。湖尽头处水就向深谷飞坠下去,深谷如同被刀劈开,两边的山崖像墙壁一样陡立,高达万丈。水一从湖里流出,便被岩石阻拦,水势不能畅通,汹涌的水流从空中坠落,浪花飞溅、水珠喷洒,水和石都显得极其雄伟壮观。再下去是第三潦珠帘泉,景致和瀑布相同。右边的山崖上有亭子,叫观澜亭。一块名叫天然坐的石头,也有亭覆盖。从这里上岭下涧,在峡谷中曲折行走。峡谷两边的山壁上面倾覆、下面宽阔,珠帘瀑布泉从正面坠落下来,玉著泉瀑布从旁边水雾腾腾地涌出。两股瀑布并列悬挂,峡谷两壁往下陡削,四周都是铁壁般的山崖,山高得齐天,两道瀑布像玉龙飞舞,往下倾入潭中。潭水极深,碧绿清澄,虽然比九鲤湖小,但四周峭壁环绕,瀑布交相辉映,奇景荟萃,只有这里风景最佳!是所说的第四潦。

  刚到涧底,芳叔忙着走出峡谷,在峡谷口坐着等我,没有再进来。我独自沿着涧底的石道前进,到潭边坐在石头上,抬头注视两道瀑布在空中矫健而有气势地飞流,崖石上部倾覆得如同瓮口。旭日正好升到崖石顶端,和坠落的水波、腾跃的浪珠,互相掩映、五光十色。我俯视仰视而应接不暇,舍不得离去。顺山涧再往下走,峡谷两边突然陡峭起来,一股溪水弯斜流淌,山涧右边的路已经断了。向左边看去,只见木板架在陡岩上的残阶之间,横渡溪流,就可以攀越。于是涉过涧从左边走,是第五涤―石门。两边的山崖在这里向中间紧靠,只能容下一线天,要合不合,要开不开,下面山泉汹涌奔腾,上面云遮雾盖。人在中间攀援,如同称猴一般,寒风吹来,人阴冷得几乎要掉下去。大致从第四潦以来,山谷深邃,道路断绝,幽深陡峭到了极点,只听得到泉水声和鸟鸣声。

  走出第五涤,山势渐渐开阔。山涧右边的陡崖如同屏障排列,左边的飞凤峰盘旋飞翔而对,水流纵横交错地环绕在下面,有的是清澈的水潭,有的倒映出峡谷。至于第六涤五星,第七潦飞凤,第八潦棋盘石,第九潦将军岩,都是按顺序得名。既然这一带云蒸霞蔚,所以情趣在山水之中得到,哪里还有必要刻意追求一景一物的形迹呢?大致水凭借峡谷的形势伸展,洒脱自得,毫无约束,水流两旁崩塌的山崖巨石,斜插的就是岩岸,横架的为石室,层叠的则像石,曲折弯转的成石洞;飞悬空中的则为瀑布,绕石环流的则为小,积聚起来的则为清泉;山石都可以坐卧休息,泉流都能靠近洗,竹木成荫而云霞烟雾援弄。数里之间的美景,让人一整天都目不斜视,流连忘返。每下到一处,看见有另外的洞穴,我一定穿过岩缝进去,洞穴曲折旁达,不能一下子穷尽其中的妙境。至于水流,有的悬挂山崖,有的汇聚一起,有的如鸟翅腾飞,叠水喷注,即使是庐山三叠泉瀑布,雁宕山龙漱瀑布,只能各凭一个特点取胜,不像这座山,局部和整体的风光都完美无缺。

  从九涤出来,顺山涧靠着山转,往东走五里,才有人家在白云飘荡的山上耕种、打柴,而他们看到有人来到,都感十分惊讶。又走五里,到达营溪的石步,从来时的路出去。

  初十日经过蒜岭释,到达榆溪。听说横路骚西边十里处,有石竹山,山上的岩石最为有名,也是九仙祈祷、做梦的地方。福建流传着“春天游石竹山,秋天游九鲤湖,,的话,现在游石竹山虽然与最佳节令不相合,但是不能当面错过游这一胜境的机会。于是乘兴出游。因为横路释距离榆溪还有十五里,就在榆溪住宿。十一日到波黎铺后,就从小路去游石竹山。往西朝着山走五里,越过一座小岭。又走五里,横渡溪水,就到石竹山南麓。沿着山麓往西转,抬头看见峰顶上崖石丛丛,如攒聚、如刀劈。往西北走了很久,有座楼背靠山、面朝西,这就是登山道。石阶很陡,于是身着短衣沿石阶而上。石阶弯转曲折,树阴遮蔽,弯曲如龙的树干老藤盘绕在陡峭倾斜的岩石上,猿猴上下跳跃,啼叫声不断。忽见峭石上有座亭子,挺拔高远,凌空而立,没有什么和它相对。亭位于山腰。再转石阶陡上,石阶尽头处,飞起的岩石像屋稽一样覆盖在半空中。又往上转两道弯,从石洞侧门进去,一出洞就是九仙阁,阁高大宽敞、雅致整洁。左边为僧人住房,都是靠山凌空而建,可以徘徊远望。阁后有五六座峻峭的山峰各自耸立,都高达数十丈,每座峰之间相距二三尺,间隙如同用刀劈出来的一样,道路曲折地从缝隙间穿过,可以穿行到各座山峰顶上。松树卧伏,老藤蔓延,目光所到之处都是胜景。僧人送来香味四溢的茶,是山中出产的。从旁边的小路下山,到陡岩,路左边另有一条小路二我说:“从这里去肯定有奇异的景致。”于是顺小路走,果然有一个石洞镶嵌在山腰。从洞中穿下去,就到了半山亭。下山,到横路释后返回家乡。这次出游,一共是六十三天,跨越两个脊,经过十九个县、十一个府,游历了三座名山。

徐霞客游记简介

  《徐霞客游记》是以日记体为主的地理著作,明末地理学家徐弘祖(一作宏祖,号霞客)经34年旅行,写有天台山、雁荡山、黄山、庐山等名山游记17篇和《浙游日记》、《江右游日记》、《楚游日记》、《粤西游日记》、《黔游日记》、《滇游日记》等著作,除佚散者外,遗有60余万字游记资料,死后由他人整理成《徐霞客游记》。世传本有10卷、12卷、20卷等数种,主要按日记述作者1613~1639年间旅行观察所得,对地理、水文、地质、植物等现象,均作详细记录,在地理学和文学上卓有重要的价值。

徐霞客游记·游九鲤湖日记原文

  浙、闽之游旧矣。余志在蜀之峨眉、粤之桂林,至太华、恒岳诸山;若罗浮广东东樵山、衡岳,次也。至越即浙江省之五泄,闽之九漈闽方言瀑布,又次也。然蜀、广、关中,母老道远,未能卒游;衡湘可以假道,不必专游。计其近者,莫若由江郎三石抵九漈,遂以庚申(泰昌元年,1620年)午节端午节后一日,期约芳若叔父启行,正枫亭荔枝新熟时也。

  二十三日 始过江山之青湖。山渐合,东支多危峰峭嶂,西伏不起。悬望东支尽处,其南一峰特耸,摩云插天,势欲飞动。问之,即江郎山也。望而趋,二十里,过石门街。渐趋渐近,忽裂而为二,转而为三;已复半岐其首,根直剖下;迫之,则又上锐下敛,若断而复连者,移步换形,与云同幻矣!夫雁宕灵峰,黄山石笋,森立峭拨,已为瑰观;穹然俱在深谷中,诸峰互相掩映,反失其奇。即缙云鼎湖,穹然独起,势更伟峻;但步虚山即峙于旁,各不相降,远望若与为一。不若此峰特出众山之上,自为变幻,而各尽其奇也。

  六月初七日 抵兴化府。

  六月初八日 出莆郡西门,西北行五里,登岭,四十里,至莒溪,降陟不啻数岭矣。莒溪即九漈下流。过莒溪公馆,二里,由石步过溪。又二里,一侧径西向坳,北复有一磴。可转上山。时山深日酷,路绝人行,迷不知所往。余意鲤湖之水,历九漈而下,上跻必奇境,遂趋石磴道。芳叔与奴辈惮害怕高陟,皆以为误,顷之,境渐塞,彼益以为误,而余行益励。既而愈上愈高,杳无所极,烈日铄铄烁烁,余亦自苦倦矣。数里,跻岭头,以为绝顶也;转而西,山之上高峰复有倍此者比这更高出一倍的。循山屈曲行,三里,平畴荡荡,正似武陵误入意即好似进入了桃花源,不复知在万峰顶上也。中道有亭,西来为仙游道,东即余所行。南过通仙桥,越小岭而下,为公馆,为钟鼓楼之蓬莱石,则雷轰漈jì即瀑布在焉。涧出蓬莱石旁,其底石平如砺好像磨平一般,水漫流石面,匀如铺彀。少下,而平者多洼,其间圆穴,为灶,为臼,为樽,为井,皆以丹名,九仙之遗也。平流至此,忽下堕湖中,如万马初发,诚有雷霆之势,则第一漈之奇也。九仙祠即峙其西,前临鲤湖。湖不甚浩荡,而澄碧一泓,于万山之上,围青漾翠,造物之酝灵亦异矣!祠右有石鼓、元珠、古梅洞诸胜。梅洞在祠侧,驾大石而成者,有罅成门。透而上,旧有九仙阁,祠前旧有水晶宫,今俱圮pǐ倒塌。当祠而隔湖下坠,则二漈至九漈之水也。余循湖右行,已至第三漈,急与芳叔返。曰:“今夕当淡神休力,静晤九仙。劳心目以奇胜,且俟明日也。”返祠,往蓬莱石,跣xiǎn光足、赤足足步涧中。石濑làn石上流过的急水平旷,清流轻浅,十洲三岛,竟褰qiān撩起衣而涉也。晚坐祠,新月正悬峰顶,俯挹平湖,神情俱朗,静中沨沨fēng水声,时触雷漈声。是夜祈梦祠中。

  初九日 辞九仙,下穷九漈。九漈去鲤湖且数里,三漈而下,久已道绝。数月前,莆田祭酒尧俞,令陆善开复鸟道,直通九漈,出莒溪。悔昨不由侧径溯漈而上,乃纡从大道,坐失此奇。遂束装改途,竟出九漈,瀑布为第二漈,在湖之南,正与九仙祠相对。湖穷而水由此飞堕深峡,峡石如劈,两崖壁立万仞。水初出湖,为石所扼辖制,势不得出,怒从空坠,飞喷冲激,水石各极雄观。再下为第三漈之珠帘泉,景与瀑布同。右崖有亭,曰观澜。一石曰天然坐,亦有亭覆之。从此上下岭涧,盘折峡中。峡壁上覆下宽,珠帘之水,从正面坠下;玉管之水,从旁霭沸溢。两泉并悬,峡壁下削,铁障四周把四周围得紧紧的,上与天并,玉龙双舞,下极潭际。潭水深泓澄碧,虽小于鲤湖,而峻壁环锁,瀑流交映,集奇撮胜,惟此为最!所谓第四漈也。

  初至涧底,芳叔急于出峡,坐待峡口,不复入。余独缘涧石而进,踞潭边石上,仰视双瀑从空夭矫,崖石上覆如瓮口。旭日正在崖端,与颓波突浪,掩晕流辉。俯仰应接,不能舍去。循涧复下,忽两峡削起,一水斜回,涧右之路之穷。左望有木板飞架危矶水边突出之石断磴间,乱流而渡,可以攀跻。遂涉涧从左,则五漈之石门矣。两崖至是,壁凑仅容一线,欲合不合,欲开不开,下涌奔泉,上碍云影。人缘陟其间,如猕猿然,阴风吹之,凛凛欲堕。盖自四漈来,山深路绝,幽峭已极,惟闻泉声鸟语耳。

  出五漈,山势渐开。涧右危嶂屏列,左则飞凤峰回翔对之,乱流绕其下,或为澄潭,或为倒峡。若六漈之五星,七漈之飞凤,八漈之棋盘石,九漈之将军岩,皆次第得名矣。然一带云蒸霞蔚,得趣故在山水中,岂必刻迹而求乎?盖水乘峡展,既得自恣,其旁崩崖颓石,斜插为岩,横架为室,层叠成楼,屈曲成洞;悬则瀑,环则流,潴则泉;皆可坐可卧,可倚可濯zhuó洗,荫竹木而弄云烟。数里之间,目不能移,足不能前者竟日。每下一处,见有别穴,必穿岩通隙而入,曲达旁疏,不可一境穷也!若水之或悬或渟tíng水积聚而不流通,或翼飞叠注,即匡庐三叠、雁宕龙湫,各以一长擅胜,未若此山微体皆具也。

  出九漈。沿涧依山转,东向五里,始有耕云樵石之家,然见人至,未有不惊讶者。又五里,至莒溪之石步,出向道。

  初十日 过蒜岭驿,至榆溪。闻横路驿西十里,有石所山,岩石最胜,亦为九仙祈梦所。闽有“春游石所,秋游鲤湖”语,虽未合其时,然不可失之交臂也。乘兴遂行。以横路去此尚十五里,乃宿榆溪。

  十一日 至波黎铺,即从小路为石所游。西向山五里,越一小岭。又五里,渡溪,即石所南麓。循麓西转,仰见峰顶丛崖,如攒如劈。西北行久之,有楼傍山西向,乃登山道也。石磴颇峻,遂短衣历级而上。磴路曲折,木石阴翳,虬枝老藤,盘结危石倚欹崖之上,啼猿上下,应答不绝。忽有亭突踞危石,拔迥挺拔高远凌虚,无与为对。亭当山之半。再折,石级巍然直上,级穷,则飞岩檐覆垂半空。再上两折,入石洞侧门,出即九仙阁,轩敞雅洁。左为僧庐,俱倚山凌空,可徙倚凭眺。阁后五六峭峰离立,高皆数十丈,每峰各去二三尺。峰罅石壁如削成,路屈曲罅中,可透漏各峰之顶。松偃藤延,纵目成胜。僧供茗芳逸,山所产也。侧径下,至垂岩,路左更有一径。余曰:“此必有异,”果一石洞嵌空立。穿洞而下,即至半山亭。下山,出横路而返。

  是游也,为日六十有三,历省二,经县十九,府十一,游名山者三。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gcc.org.cn/guji/457b1cb4b6cebad033445e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