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子牙「六韬顺启武韬」译文

    文王问太公道:“怎样才能治理好天下呢?”太公回答说:“器量盖过天下,然后才能包容天下;诚信盖过天下,然后才能约束天下;仁爱盖过天下,然后才能怀柔天下;恩惠盖过天下,然后才能保有天下;权势盖过天下,然后才能不失天下;遇事果断毫不犹疑,就象天体

    2019-07-24
  • 姜子牙「六韬兵征龙韬」译文

    武王问太公说:“我想在未交战之前就先知道敌人的强弱,预见战争胜负的征兆,应该怎么办?”太公答道:“胜败的征兆,首先在敌人精神上表现出来。精明的将帅能够察觉,但能否利用征兆打败敌人,则在于人的主观努力。周密地侦察敌人出入进退的情况,观察它的动

    2019-07-24
  • 王永彬「围炉夜话第九六则」译文及注释

    译文人生中的环境和遭遇是没有一定的,自己一定要谋求足以养活自己的一技之长,才不至受困于环境。人的一生仅仅数十寒暑,很容易便逝去了,一定要及早订立远大的志向和目标,在一定的期限内使自己成为一个用的人。注释境遇:环境的变化和个人的遭遇。成器:成

    2019-07-24
  • 沈约「宋书卷五十二列传」部分译文

    庾悦字仲豫,颍川鄢陵人。曾祖庾亮,是晋朝的太尉。祖父庾羲,是晋朝的吴国内史。父亲庾准,是晋朝的西中郎将、豫州刺史。庾悦年轻时当卫将军琅王牙王的行参军、司马,又转任主簿,后又转任右长史。桓玄辅佐晋朝,兼任豫州刺史,用庾悦当别驾从事史。庾悦又迁

    2019-07-24
  • 王永彬「围炉夜话第一七O则」评语

    一个心志清雅高尚的人,他心中所爱的绝非是功名利禄之类的事。清是不沾滞,不浊,如果对功名利禄有所爱,就不是清。而高则是不卑,钻营在功名利禄中,便无法做到不卑。清高并不是反对功名利禄,而是不贪爱功名利禄,因为他心中“别有天地非人间”,不是功名利

    2019-07-24
  • 司马光「资治通鉴宋纪八宋纪」段译

    太祖文皇帝下之上元嘉二十八年(辛卯、451)宋纪八宋文帝元嘉二十八年(辛卯,公元451年)[1]春,正月,丙戌朔,魏主大会群臣于瓜步山上,班爵行赏有差。魏人缘江举火;太子左卫率尹弘言于上曰:“六夷如此,必走。”丁亥,魏掠居民,焚庐舍而去。[

    2019-07-24
  • 刘向「战国策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秦一」评析

    巩固事业之基础在政治、经济等斗争中居于首要地位。元末朱元璋采纳的“高巩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战略以及古话“伏久者飞必高”“早秀不如晚成”等格言是各种事业中颠扑不破的真理。虽然看起来一时的目标没有达到,但基础性的行动却为目标的实现积蓄了根本的

    2019-07-24
  • 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十唐纪」段译

    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上之下贞观六年(壬辰、632)唐纪十唐太宗贞观六年(壬辰,公元632年)[1]春,正月,乙卯朔,日有食之。[1]春季,正月,乙卯朔(初一),出现日食。[2]癸酉,静州獠反,将军李子和讨平之。[2]癸酉(十九日),静州獠

    2019-07-24
  • 「孟子第八节万章章句下」解析

    孟了的本意是论述交朋友的范围问题。乡里人和乡里人交朋友,国中人和国中人交朋友,更广泛的范围,则和天下的人交朋友,也就是朋友遍天下了吧。如果朋友遍天下还嫌不足,那就有上溯历史,与古人交朋友了。当然,也只有神交而已。这种神交,就是诵他们的诗,读

    2019-07-24
  • 「黄帝内经五常政大论素问」译文

    黄帝道:宇宙深远广阔无边,五运循环不息。其中有盛衰的不同,随之而有损益的差别,请你告诉我五运中的平气,是怎样命名?怎样定其标志的?岐伯答道:你问得真有意义!所谓平气,木称为“敷和”,散布着温和之气,使万物荣华;火称为“升明”,明朗而有盛长之

    2019-07-24
  • 沈约「宋书卷二十四志」译文

    晋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北大裂。刘向说:“天裂表示阳不足;地动表示阴有余。”当时帝拱手无言听命于人,妇后专制。元康三年四月,火星守于太微垣六十天。占辞说:“诸侯、三公图谋皇上,必有大臣被杀。”另一说:“此天象预示天子将亡国。”同年春天,金星

    2019-07-24
  • 「六祖坛经第二节忏悔」译文及注释

    译文“善知识们,无相忏悔讲过了,再向各位善知识发四弘誓愿,大家要用心听:自己心中的无数众生我要发誓超度,自己心中的无边烦恼我要发誓断绝,自己本性中的无尽法门我要发誓学习,自己本性中的无上佛道我要发誓修成。各位善知识,大家不都说无边的众生自己

    2019-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