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博东辞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列传九后唐」译文

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列传九后唐」译文

郭崇韬,字安时,代州雁门人。父亲郭弘正。郭崇韬多次掌管事务,以廉洁能干著称。李克修死,武皇用郭崇韬为典谒,奉命到凤翔,昭宗很满意,署为教练使。崇韬遇事机警,应对如流,庄宗即位后,尤为器重他。天..十四年(917),任用为中门副使,和孟知祥、

译文

  郭崇韬,字安时,代州雁门人。父亲郭弘正。郭崇韬多次掌管事务,以廉洁能干著称。李克修死,武皇用郭崇韬为典谒,奉命到凤翔,昭宗很满意,署为教练使。崇韬遇事机警,应对如流,庄宗即位后,尤为器重他。天..十四年(917),任用为中门副使,和孟知祥、李绍宏一起参预机要大事。不久李绍宏出掌幽州留事一职,孟知祥恳切辞去要职。在这以前,中门使吴珙、张虔厚因为忠诚却遭惩罚。孟知祥害怕,求做外官,妻子..华公主哭着请求贞简太后。庄宗对孟知祥说“:你想让路,应当找一个代替你的人。”孟知祥便举荐郭崇韬。于是任孟知祥为太原军在城都虞候。从此郭崇韬专管机要,凡是艰难战事,没有不参加的。

  十八年(921),随从庄宗到镇州征讨张文礼。契丹率众人到新乐,庄宗的军队大为恐慌,诸将都请求退回魏州,庄宗犹豫未决,郭崇韬说:“阿保机只是受王都诱惑,看重的是财物,并不是交结友邻,如果前锋交战小败,必定逃走。何况我军刚破汴梁贼寇,威振北方,乘势驱逐,无往而不胜!再说事情是否成功,还要看运气。”庄宗同意了,果然胜利。第二年,李存审收复镇州,派郭崇韬视察他的府库,有人用珍宝财物赠送他,他一无所取,只买书籍而已。庄宗在魏州即位,郭崇韬加封为检校太保、守兵部尚书,充枢密使。此时,卫州被梁军攻陷,澶州、相州之间,敌兵天天来抢掠,百姓流失,土地侵削,军队供应不足,群情愤愤不平,以为霸业终究不能实现,郭崇韬睡不好觉。不久王彦章攻陷德胜南城,敌人势力更加蔓延,梁军急攻杨刘城,明宗在郓州,消息断绝。庄宗登城四望,想不出主意。郭崇韬说:“段凝阻断水路,如果我们军队不往南,郓州怎么能保住!我请求在博州东岸立栅营,以固守渡口,只是担心梁人侦察到情况,径直来逼近我们,请陛下召募敢死勇士,天天挑战,三四天内,如敌军没到,栅栏就做成了。”郭崇韬率领毛璋等一万人夜里奔往博州,看见矛戟尖上有光,郭崇韬说:“我听说兵刃冒火,是破灭敌军的兆头。”到博州,渡过黄河修筑营垒,昼夜不息。郭崇韬在芦苇中间靠在胡床上打盹,觉得裤中冰冷,旁边人一看,原来是蛇爬进去了,他忘却疲劳努力工作到这种地步了。过了三天,梁军果然到了,城垒低矮,沙土松散,战具不完备,梁将王彦章、杜彦球率众兵攻击,唐军不得休息。郭崇韬身先士卒,督促上阵,四面作战,哪里有急难便接应哪里。城垒将被攻陷,突然报告说庄宗领亲军到了西岸,梁军听说后便撤退,因而解除了杨刘之围。

  没过多久,梁将康延孝来投奔,郭崇韬请他到卧室,问他军机大事。康延孝说“:梁人准备分四路一齐发兵,以包围我军。”庄宗很忧虑,召诸将谋划进取计策。宣徽使李绍宏说放弃郓州,与梁人结盟,以黄河为界互不侵犯。庄宗不高兴,独自睡在帐中,叫来郭崇韬对他说:“能拿出什么计策?”郭崇韬说:“我不知书,不能引征古代的事例,请让我就现在的事说说。陛下十五年起义图谋霸业,为报家仇雪国耻,甲胄里长出虮虱,百姓因输纳赋税而困苦。现在继承国业,河朔间官员百姓,天天盼望荡平天下。才得到汶阳尺寸之地,都不能保守,何况能占有全部中原地区呢!将来每年赋税不足,议论埋怨之声不断,假设划黄河为界,谁来为陛下防守?我自从听了康延孝说的话,昼夜筹划,料算我们的兵力,预测敌人的动向,不出今年,敌我雌雄必然决出。听说梁人挖开黄河,从滑州到郓州,没有船不能过去。又听说精锐部队都在段凝手下,王彦章每天侵犯郓州地界,他们既然以大军逼近我们南边,又凭据黄河决口这个条件,自以为我们不能南渡,想坚决收复汶阳,这是梁人的打算。我想段凝保据黄河岸边,可能是想牵制我们,我只请留兵守邺都,保住杨刘,陛下亲率六军,长驱直入,进抵大梁,汴城没有军队,将望风自然崩溃。假如伪主投降,贼将自然倒戈,半月以内,天下必定。如不决断大计,只是听浮泛言谈,我以为是不管用的。今年秋收不丰足,军粮只够几个月使用,下决断成败还不可知,不下决断就只能坐等不利。我听说在路边盖房,三年不成,帝王行事,必有天命,成败在于天,在于陛下独自决断。”庄宗立即兴奋地说:“正合我的心意,大丈夫胜则为王,败则被掳,决定行动了!”当天下令军中,家属全部回魏州。庄宗送刘皇后和兴圣宫使李继岌到朝城西野亭相泣而别,说:“事情危急,现在必须决一死战,事情若不成功,不能再相见了。”留李绍宏和租庸使张宪守卫魏州,大军从杨刘渡黄河。这一年,擒获王彦章,灭梁氏,降伏段凝,都是郭崇韬出谋划策做成的。

  庄宗到汴州,宰相豆卢革在魏州,令郭崇韬暂行中书事,不久拜为侍中兼枢密使,到郊礼结束,命郭崇韬兼领镇、冀州节度使,进封赵郡公,封邑二千户,赐铁券,可宽恕十次死罪。郭崇韬位极人臣,权倾内外,出谋划策,必尽忠诚,对士族阶层的人也颇有奖掖录用,朝廷内外都称赞他。刚收复汴州、洛阳时,逐渐接受贿赂礼物,亲友规劝他,郭崇韬说“:我身为将相,俸禄赏赐上万,但伪梁朝时代,贿赂送礼成风,现在的大官藩侯,多为梁时旧将,都是我们君王以前的强敌,一旦归顺,成为我们的人,坚决不收他们送的礼,他们不会害怕吗?收藏在我的私室,这和公家的财物没什么不同。”到郊祭时,郭崇韬把家财全部献出来,以助朝廷赏赐。

  此时近臣劝庄宗以贡奉来的财物充实皇宫自家内库,珍宝堆成山,而国家仓库用来犒赏军队的财物却不够。郭崇韬上奏请拿出内库财物以助赏军,庄宗沉吟支吾有吝惜的意思。这时天下已经安定,外面的敌寇也已平息,庄宗渐渐追求奢华,以满足自己的欲望。洛阳的皇宫宽敞宏大,宫殿深远,宦官们迎合皇帝的心意,以求恩宠,扬言说宫中夜里见鬼,大家都异口同声这么说。庄宗听说后很惊奇,问是什么原因。宦官说:“以前唐朝在长安的皇宫,六宫嫔妃,将近万人,椒房兰室,无不住满了人。现在宫室大半空闲着,鬼神喜欢幽静,所以没什么奇怪的。”于是景进、王允平等到各地挑选宫人,不择良贱,都纳入内宫。

  三年夏,大雨,黄河涨大水,冲坏天津桥。此时尤显酷暑难熬。庄宗经常到高楼避暑,都不发布旨意。宦官们说:“现在宫内楼台馆所,赶不上以前长安的卿相之家,旧日的大明、兴庆两宫,楼观上百,都是雕梁画栋,遮云蔽日,现在陛下纳凉几乎没有可去的地方。”庄宗说:“我富有天下,怎么不能建一座楼!”立即命令宫苑使经办此事,但又担心郭崇韬会谏言劝止,派人对郭崇韬说:“今年酷热,我前不久在黄河上,五六月中,与敌对阵,行营低湿,骑上带甲衣的战马与敌人作战,总觉得清凉。现在平安住在深宫中,忍耐不住暑热之苦,这是为什么呢?”郭崇韬上奏:“陛下以前在黄河边时,汴州敌寇没平定,废寝忘食,一心在作战,严寒酷暑,不在陛下意念中。现在敌人既已战败,中原无事,纵情于声色玩物,不担心作战列阵,虽然是楼台高百尺,广殿重九檐,也不能不觉得暑热。愿陛下想想艰难创业的时候,今天的暑热就会立即变为清凉。”庄宗默然无语。王允平等人还是加以建造,郭崇韬再次上奏说“:宫内营造,每天都有耗费,在这灾荒饥饿的年月里,请求暂且停止营造。”庄宗没有理会他。

  起初,郭崇韬与李绍宏一同为枢密使,到庄宗即皇帝位时,郭崇韬因为李绍宏地位一向在自己上面,旧人难以管制,便上奏请泽潞监军张居翰一同掌枢密,以李绍宏为宣徽使。李绍宏大失所望,哭泣愤郁。郭崇韬于是设置内勾使,凡是三司财赋,都归它管理复查,命李绍宏任此职,以弥补他的失望,李绍宏仍怏怅怨恨不已。郭崇韬自以为有大功,河、洛平定之后,权位气势逼人,担心被人倾轧夺位,便对几个儿子说:“我辅佐君主,大事已完成了,现在被群邪排挤诋毁,我想避开他们,回到常山做镇守,这是退隐的办法。”他儿子郭廷说等人说“:父亲大人功名到这个地步,一失其势,就是神龙离水,被蚂蚁制服,请您多加考虑。”其门人故吏又对郭崇韬说:“侍中您功勋第一,虽然官员们有怨恨,必然不能离间。应在这时坚决辞去机枢要职,皇上必不答应,这样您有辞避之名,可以堵住谗言邪语。魏国夫人刘氏受宠,皇后位置空着,应赞助册立刘氏,皇上必然高兴。内有刘氏帮助,那些宦官们又能对您怎样呢!”郭崇韬采纳此言,于是三次上表章坚决辞去枢密之位,皇上优诏不接受辞呈。郭崇韬便密奏请立魏国夫人为皇后,又奏时务利害二十五条,都是给人方便,取悦人心的,又请罢免枢密院事,各归本司,以减轻其权力,然而宦官仍然不停地诽谤他。同光三年,坚决请求罢去兼领的节镇职位,庄宗同意。

  这时客省使李严出使西川回来,谈王衍可以攻灭的情况,庄宗与郭崇韬商议讨伐的计划,挑选大将。此时明宗为各道兵马总管,应当出征,郭崇韬认为宦官在倾陷自己,想立大功制住他们,便上奏说“:契丹侵犯边地,北面需要大臣,全靠总管镇守。我想兴圣宫使李继岌,德望日益增长,但大功未立,应依以前惯例,任亲王为元帅,交给讨伐之权,助成他的威望。”庄宗正宠爱李继岌,便说:“小儿幼稚,怎么能独自带兵,你应当选择一个辅助他的。”郭崇韬没说话,庄宗说“: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于是任李继岌为都统,任郭崇韬为招讨使。这年九月十八日,率亲军六万,进讨蜀川。郭崇韬将要出发,上奏说:“我是无才之人,被授以军权,依靠将士的忠诚武力,仰仗陛下的威严神灵,应该会打胜的。如果西川平定,陛下选择主帅,要忠信宽厚善谋,事君有节义的,孟知祥是一个,希望能授他以蜀帅。如果宰相缺人,张宪有创业之劳,为人谨慎而多识断。其次如李琪、崔居俭,是中朝士族,富有文才学识,也可以选而任用。”庄宗到嘉庆殿,设酒宴招待征西诸位将军,举酒敬郭崇韬说:“李继岌没有治理过军政,你久随战伐,西面之事,全托您了。”

  大军出发,十月十九日入大散关,郭崇韬用马鞭指着山川险要对魏王说“:朝廷发兵十万,已进入此口,倘若不成功,哪里还有归路?现在岐下飞车运来的粮食,才够供应十来天,必须先攻取凤州,收其储备,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于是令李严、康延孝先骑马送去檄文,告诉伪凤州节度使王承捷。等大军到时,王承捷果然献城投降,得士兵八千,军粮四十万。接着到故镇,伪命屯驻指挥使唐景思也献城投降,得士兵四千。又攻下三泉,得军粮三十多万。从此军中不缺粮,军声大振。其中招抚安置,官吏补充任命,行军筹划,军书通告,都出自郭崇韬,李继岌只是顺承使命而已。庄宗令内官李廷安、李从袭、吕知柔为都统府纪纲,看见郭崇韬幕府事务繁多,将吏聚集,投降的人争先贿赂送礼,而都统府只有大将进见,牙门冷清,因此很觉得耻辱。到六军使王宗弼归顺时,先行贿给招讨府,王衍献成都投降,郭崇韬住在王宗弼府第,王宗弼选王衍的妓妾珍宝献给郭崇韬,请求他当蜀帅,郭崇韬答应了。王宗弼又和郭崇韬之子郭廷诲合谋,令蜀人上书见魏王,请奏郭崇韬为蜀帅。李继岌看了蜀人上书后对郭崇韬说“:皇上倚重侍中犹如宰相,怎么肯把元老丢弃在蛮夷之地,何况我更不敢有这打算。”李从袭等对李继岌说:“郭公收买蜀部人心,意图难测,王最好要防备。”因此两家互相猜疑。

  庄宗令中官向延嗣带诏书到蜀,催促回师,诏使到时,郭崇韬不到郊外迎接,向延嗣愤愤不平。李从袭对他说:“魏王是贵太子,皇上万般喜爱,郭公专弄权柄,旁若无人。昨令蜀人请求任他为帅,郭廷诲进出前呼后拥,尊贵如同王者,在一起游玩的,都是军中勇将,蜀中凶豪,昼夜妓乐欢宴,指天划地,父子这样做可见其心。现在各军将校,没有不是郭氏一党的,魏王架空,远征在外,孤单势弱,一旦回师,必致变乱,我们的尸骨将不知抛撒何处了!”因而相对垂泪。向延嗣使命完成回宫报告,皇后哭着告诉庄宗,请求保全李继岌。庄宗再看蜀地账簿说“:人们说蜀中珠玉金银不计其数,怎么如此之少?”向延嗣说:“我问蜀人,知道蜀中宝货全进入郭崇韬门下,传说郭崇韬获得黄金万两,银四十万,名马千匹,王衍爱妓六十,乐工上百,犀玉带上百。郭廷诲自己有金银十万两,犀玉带五十,艺色绝等的娼妓七十,乐工七十,还有其他财物,魏王府中,蜀人送礼只不过几匹马而已。”庄宗起初听说郭崇韬想留在蜀地,心中已不高兴,又听说他占有全部蜀地妓乐珍玩,怒形于色。立即下令中官马彦王圭奔马到蜀地观察郭崇韬的行动,如回师就算了,如确实迟留蜀地,就和李继岌想办法对付他。马彦王圭见皇后说:“祸乱一发生就十分紧急,哪里还能数千里外再传圣旨呢!”皇后再对庄宗说此事,庄宗说:“不知道事情是否属实,岂可就下令处死?”皇后便自作主张传令给李继岌,要他杀郭崇韬。此时蜀地刚平定,山林间多有盗贼,孟知祥又没到,郭崇韬令任圜、张筠分路招抚,担心回师后,地方部队不能安宁,所以归期稍微延缓。

  同光四年(926)正月六日,马彦王圭到军中,决定在十二日从成都出发回师京城,令任圜临时掌管留守事务,等候孟知祥。各军部署已定,马彦王圭拿出皇后命令给李继岌看,李继岌说:“大军即将出发,他又没起事端,怎么能做这负心事!你们不要再说这种话。”李从袭等人哭着说“:皇上既然有口令,王如不下手,假使中途事情泄露,造成的祸害更深。”李继岌说“:皇上没有诏书,只凭皇后敕令,怎么能杀招讨使!”李从袭等人设计制造事端加以离间,李继岌没有英明果断之才,只得勉力从之。天亮时,李从袭以李继岌的命令召郭崇韬来商讨事情,李继岌上楼避开,郭崇韬进来,左右的人用乱棒打死了他。郭崇韬有五个儿子,郭廷信、郭廷诲和父亲一起死在蜀地,郭廷说在洛阳被杀,郭廷让在魏州被杀,郭廷议在太原被杀,家产没收。明宗即位后,下诏令归葬,又赐给太原旧宅。郭廷诲、郭廷让各有一名幼子,被亲戚保护免遭杀害,郭崇韬妻周氏,把他们带到太原抚养。

  郭崇韬服事勤恳,尽节尽忠以辅佐李氏王朝,创业艰难,功劳盖世,西平巴蜀,宣扬皇威,死的时候,中外都认为他冤枉。然而有议论认为郭崇韬功劳虽多,掌权太大,不能身处重位量力行事,却听凭小人算计,想获取泰山似的安稳,而又急忙想退隐,祸害来得更快。性格又刚强暴烈,遇事便发脾气,既不知道前代的成败事例,又没能详察当前的人心,以管理天下为自己的重任,实在是太鲁莽了。等到权力越来越大,车骑停满家门,士人谄媚趋奉,渐渐又分别门第流品。同事豆卢革对郭崇韬说“:汾阳王郭子仪是代北人,迁徙到华阴,侍中您世代在雁门,是不是和他同宗呢?”郭崇韬答道“:经过战乱家谱已失散,先人常说离汾阳王有四代。”豆卢革说“:正是世代有德!”因此便分别亲疏远近,提拔轻薄之徒,视为心腹,而鄙弃过去有功勋的旧臣。以前的部下有向他求官的,郭崇韬说“:你虽然是代州官府旧部,然而出身不是高贵门户,我深知你的才能,但不敢立即提拔你,因为怕名流笑话我。”到征伐蜀地时,在兴平拜谒尚父郭子仪之墓。曾闲谈中对李继岌说:“蜀地平定以后,王是太子,等到皇上过世,太子即位,应该除去所有宦官,优待礼遇士族,不仅疏远排斥宦官,连骟马也不可以再骑用了。”宫内的伶官宦官,对他怒目切齿;朝外的旧官宿将,对他痛心疾首。造成他遭受灭族之祸,是有来由的。再加上几个儿子骄纵不守法,平定蜀川后,用车子运珍宝,充实洛阳自家府第,没收之日,珍宝上的封泥还是湿的。虽说是庄宗末年为小人迷惑,致使功臣不能保其善终,但也是郭崇韬自己招来的灾祸。

旧五代史简介

  《旧五代史》,原名《五代史》,也称《梁唐晋汉周书》,是由宋太祖诏令编纂的官修史书。薛居正监修,卢多逊、扈蒙、张澹、刘兼、李穆、李九龄等同修。书中可参考的史料相当齐备,五代各朝均有实录。从公元907年朱温代唐称帝到公元960年北宋王朝建立,中原地区相继出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等五代王朝,中原以外存在过吴、南唐、吴越、楚、闽、南汉、前蜀、后蜀、南平、北汉等十个小国,周边地区还有契丹、吐蕃、渤海、党项、南诏、于阗、东丹等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习惯上称之为“五代十国”。《旧五代史》记载的就是这段历史。

旧五代史·列传九后唐原文

  郭崇韬,字安时,代州雁门人也。父宏正。崇韬初为李克修帐下亲信。克修镇 昭义,崇韬累典事务,以廉干称。克修卒,武皇用为典谒,奉使凤翔称旨,署教练 使。崇韬临事机警,应对可观。庄宗嗣位,尤器重之。天祐十四年,用为中门副使, 与孟知祥、李绍宏俱参机要。俄而绍宏出典幽州留事,知祥恳辞要职。先是,中门 使吴珙、张虔厚忠而获罪。知祥惧,求为外任,妻璚华公主泣请于贞简太后。庄宗 谓知祥曰:“公欲避路,当举其代。”知祥因举崇韬。乃署知祥为太原军在城都虞 候。自是崇韬专典机务,艰难战伐,靡所不从。

  十八年,从征张文礼于镇州。契丹引众至新乐,王师大恐,诸将咸请退还魏州, 庄宗犹豫未决。崇韬曰:“安巴坚只为王都所诱,本利货财,非敦邻好,苟前锋小 衄,遁走必矣。况我新破汴寇,威振北地,乘此驱攘,焉往不捷!且事之济否,亦 有天命。”庄宗从之,王师果捷。明年,李存审收镇州,遣崇韬阅其府库,或以珍 货赂遗,一无所取,但市书籍而已。

  庄宗即位于魏州,崇韬加检校太保、守兵部尚书,充枢密使。是时,卫州陷于 梁,澶、相之间,寇钞日至,民流地削,军储不给,群情恟恟,以为霸业终不能就, 崇韬寝不安席。俄而王彦章陷德胜南城,敌势滋蔓,汴人急攻杨刘城。明宗在郓, 音驿断绝。庄宗登城四望,计无所出。崇韬启曰:“段凝阻绝津路,苟王师不南, 郓州安能保守!臣请于博州东岸立栅,以固通津,但虑汴人侦知,径来薄我,请陛 下募敢死之士,日以挑战,如三四日间。贼军未至,则栅垒成矣。”崇韬率毛璋等 万人夜趋博州,视矛戟之端有光,崇韬曰:“吾闻火出兵刃,破贼之兆也。”至博 州,渡河版筑,昼夜不息。崇韬于葭苇间据胡床假寝,觉裤中冷,左右视之,乃蛇 也,其忘疲励力也如是。居三日,梁军果至,城垒低庳,沙土散恶,战具不完,汴 将王彦章、杜晏球率众攻击,军不得休息。崇韬身先督众,四面拒战,有急即应, 城垂陷,俄报庄宗领亲军次西岸,梁军闻之退走,因解杨刘之围。

  未几,汴将康延孝来奔,崇韬延于卧内,讯其军机。延孝曰:“汴人将四道齐 举,以困我军。”庄宗忧之,召诸将谋进取之策。宣徽使李绍宏请弃郓州,与汴人 盟,以河为界,无相侵寇。庄宗不悦,独卧帐中,召崇韬谓曰:“计将安出?”对 曰:“臣不知书,不能征比前古,请以时事言之。自陛下十五年起义图霸,为雪家 雠国耻,甲胄生虮虱,黎人困输挽。今纂崇大号,河朔士庶,日望荡平,才得汶阳 尺寸之地,不敢保守,况尽有中原乎!将来岁赋不充,物议咨怨,设若划河为界, 谁为陛下守之?臣自延孝言事以来,昼夜筹度,料我兵力,算贼事机,不出今年, 雌雄必决。闻汴人决河,自滑至郓,非舟楫不能济。又闻精兵尽在段凝麾下,王彦 章日寇郓境,彼既以大军临我南鄙,又凭恃决河,谓我不能南渡,志在收复汶阳, 此汴人之谋也。臣谓段凝保据河需,苟欲持我,臣但请留兵守鄴,保固杨刘;陛 下亲御六军,长驱倍道,直指大梁,汴城无兵,望风自溃。若使伪主授首,贼将自 然倒戈,半月之间,天下必定。如不决此计,傍采浮谭,臣恐不能济也。今岁秋稼 不登,军粮才支数月,决则成败未知,不决则坐见不济。臣闻作舍道边,三年不成, 帝王应运,必有天命,成败天也,在陛下独断。”庄宗蹶然而兴曰:“正合吾意。 丈夫得则为王,失则为掳,行计决矣!”即日下令军中,家口并还魏州。庄宗送刘 皇后与兴圣宫使继岌至朝城西野亭泣别,曰:“事势危蹙,今须一决,事苟不济, 无复相见。”乃留李绍宏及租庸使张宪守魏州,大军自杨刘济河。是岁,擒王彦章, 诛梁氏,降段凝,皆崇韬赞成其谋也。

  庄宗至汴州,宰相豆卢革在魏州,令崇韬权行中书事。俄拜侍中兼枢密使,及 郊礼毕,以崇韬兼领镇、冀州节度使,进封赵郡公,邑二千户,赐铁券,恕十死。 崇韬既位极人臣,权倾内外,谋猷献纳,必尽忠规,士族朝伦,颇亦收奖人物,内 外翕然称之。初收汴、洛,稍通赂遗,亲友或规之,崇韬曰:“余备位将相,禄赐 巨万,但伪梁之日,赂遗成风,今方面籓侯,多梁之旧将,皆吾君射钩斩祛之人也。 一旦革面,化为吾人,坚拒其请,得无惧乎!藏余私室,无异公帑。”及郊禋,崇 韬悉献家财,以助赏给。时近臣劝庄宗以贡奉物为内库,珍货山积,公府赏军不足。 崇韬奏请出内库之财以助,庄宗沉吟有靳惜之意。是时天下已定,寇仇外息,庄宗 渐务华侈,以逞己欲。洛阳大内宏敞,宫宇深邃,宦官阿意顺旨,以希恩宠,声言 宫中夜见鬼物,不谋同辞。庄宗骇异其事,且问其故。宦者曰:“见本朝长安大内, 六宫嫔御,殆及万人,椒房兰室,无不充牣。今宫室大半空闲,鬼神尚幽,亦无所 怪。”由是景进、王允平等于诸道采择宫人,不择良贱,内之宫掖。

  三年夏,雨,河大水,坏天津桥。是时,酷暑尤甚。庄宗常择高楼避暑,皆不 称旨。宦官曰:“今大内楼观,不及旧时长安卿相之家,旧日大明、兴庆两宫,楼 观百数,皆雕楹画栱,干云蔽日,今官家纳凉无可御者。”庄宗曰:“予富有天下, 岂不能办一楼!”即令宫苑使经营之,犹虑崇韬有所谏止,使谓崇韬曰:“今年恶 热,朕顷在河上,五六月中,与贼对垒,行宫卑湿,介马战贼,恆若清凉。今晏然 深宫,不耐暑毒,何也?”崇韬奏:“陛下顷在河上,汴寇未平,废寝忘食,心在 战阵,祁寒溽暑,不介圣怀。今寇既平,中原无事,纵耳目之玩,不忧战阵,虽层 台百尺,广殿九筵,未能忘热于今日也。愿陛下思艰难创业之际,则今日之暑,坐 变清凉。”庄宗默然。王允平等竟加营造,崇韬复奏曰:“内中营造,日有縻费, 属当灾馑,且乞权停。”不听。

  初,崇韬与李绍宏同为内职,及庄宗即位,崇韬以绍宏素在己上,旧人难制, 即奏泽潞监军张居翰同掌枢密,以绍宏为宣徽使。绍宏大失所望,泣涕愤郁。崇韬 乃置内勾使,应三司财赋,皆令勾覆,令绍宏领之,冀塞其心。绍宏怏怅不已。崇 韬自以有大功,河、洛平定之后,权位熏灼,恐为人所倾夺,乃谓诸子曰:“吾佐 主上,大事了矣,今为群邪排毁,吾欲避之,归镇常山,为菟裘之计。”其子廷说 等曰:“大人功名及此,一失其势,便是神龙去水,为蝼蚁所制,尤宜深察。”门 人故吏又谓崇韬曰:“侍中勋业第一,虽群官侧目,必未能离间。宜于此时坚辞机 务,上必不听,是有辞避之名,塞其谗慝之口。魏国夫人刘氏有宠,中宫未正,宜 赞成册礼,上心必悦。内得刘氏之助,群阉其如余何!”崇韬然之,于是三上章坚 辞枢密之位,优诏不从。崇韬乃密奏请立魏国夫人为皇后,复奏时务利害二十五条, 皆便于时,取悦人心;又请罢枢密院事,各归本司,以轻其权,然宦官造谤不已。

  三年,坚乞罢兼领节钺,许之。《册府元龟》云:同光中,崇韬再表辞镇,批 答曰;“朕以卿久司枢要,常处重难。或迟疑未决之机,询诸先见;或忧挠不定之 事,访自必成。至于赞朕丕基,登兹大宝,众兴异论,卿独坚言,天命不可违,唐 祚必须复,请纳家族,明设誓文,及其密取汶阳,兴师入不测之地;潜通河口,贡 谋占必济之津。人所不知,卿惟合意。迨中都啸聚,群党窥陵,朕决议平妖,兼收 浚水,虽云先定,更审前筹,果尽赞成,悉谐沈算,斯即何须冒刃,始显殊庸。况 常山陆梁,正虞未复,卿能抚众,共定群心,惟朕知卿,他人宁表。所以赏卿之庞, 实异等伦;沃朕之心,非虚渥泽。今卿再三谦逊,重叠退辞,始纳常阳,请归上将, 又称梁苑,不可兼权。如此周身,贵全名节,古人操守,未可比方,既览坚辞,难 沮来表。其再让汴州,所宜依允。”

  会客省使李严使西川回,言王衍可图之状,庄宗与崇韬议讨伐之谋,方择大将。 时明宗为诸道兵马慈管当行,崇韬自以宦者相倾,欲立大功以制之,乃奏曰:“契 丹犯边,北面须藉大臣,全倚总管镇御。臣伏念兴圣宫使继岌,德望日隆,大功未 著,宜依故事,以亲王为元帅,付以讨伐之权,俾成其威望。”庄宗方爱继岌,即 曰:“小兒幼稚,安能独行,卿当择其副。”崇韬未奏,庄宗曰:“无逾于卿者。” 乃以继岌为都统,崇韬为招讨使。是岁九月十八日,率亲军六万,进讨蜀川。崇韬 将发,奏曰:“臣以非才,谬当戎事,仗将士之忠力,凭陛下之威灵,庶几克捷。 若西川平定,陛下择帅,如信厚善谋,事君有节,则孟知祥有焉,望以蜀帅授之。 如宰辅阙人,张宪有披榛之劳,为人谨重而多识。其次李琪、崔居俭,中朝士族, 富有文学,可择而任之。”庄宗御嘉庆殿,置酒宴征西诸将,举酒属崇韬曰:“继 岌未习军政,卿久从吾战伐,西面之事,属之于卿。”

  军发,十月十九日入大散关,崇韬以马箠指山险谓魏王曰;“朝廷兴师十万, 已入此中,傥不成功,安有归路?今岐下飞挽,才支旬日,必须先取凤州,收其储 积,方济吾事。”乃令李严、康延孝先驰书檄,以谕伪凤州节度使王承捷。及大军 至,承捷果以城降,得兵八千,军储四十万。次至故镇,伪命屯驻指挥使唐景思亦 以城降,得兵四千。又下三泉,得军储三十余万。自是师无匮乏,军声大振。其招 怀制置,官吏补置,师行筹画,军书告谕,皆出于崇韬,继岌承命而已。庄宗令内 官李廷安、李从袭、吕知柔为都统府纪纲,见崇韬幕府繁重,将吏辐辏,降人争先 赂遗,都统府唯大将省谒,牙门索然,由是大为诟耻。及六军使王宗弼归款,行赂 先招讨府。王衍以成都降,崇韬居王宗弼之第。宗弼选王衍之妓妾珍玩以奉崇韬, 求为蜀帅,崇韬许之。又与崇韬子廷诲谋,令蜀人列状见魏王,请奏崇韬为蜀帅。 继岌览状谓崇韬曰:“主上倚侍中如衡、华,安肯弃元老于蛮夷之地,况余不敢议 此。”《九国志·王宗弼传》:宗弼送款于魏王,乃还成都,尽辇内藏之宝货,归 于其家。魏王遣使征犒军钱数千万,宗弼辄靳之,魏王甚怒。及王师至,令其子承 班赍衍玩用直百万,献于魏王,并赂郭崇韬,请以己为西川节度使。魏王曰:“此 吾家之物,焉用献为!”魏王入城,翼日,数其不忠之罪,并其子斩之于市。李从 袭等谓继岌曰:“郭公收蜀部人情,意在难测,王宜自备。”由是两相猜察。

  庄宗令中官向延嗣赍诏至蜀,促班师,诏使至,崇韬不郊迎,延嗣愤愤。从袭 谓之曰:“魏王,贵太子也,主上万福,郭公专弄威柄,旁若无人。昨令蜀人请己 为帅,郭廷诲拥徒出入,贵拟王者,所与狎游,无非军中骁果,蜀中凶豪,昼夜妓 乐欢宴,指天画地,父子如此,可见其心。今诸军将校,无非郭氏之党,魏王悬军 孤弱,一朝班师,必恐纷乱,吾属莫知暴骨之所!”因相向垂涕。延嗣使还具奏, 皇后泣告庄宗,乞保全继岌。庄宗复阅蜀簿曰:“人言蜀中珠玉金银,不知其数, 何如是之微也!”延嗣奏曰:“臣问蜀人,知蜀中宝货皆入崇韬之门,言崇韬得金 万两,银四十万,名马千匹,王衍爱妓六十,乐工百,犀玉带百。廷诲自有金银十 万两,犀玉带五十,艺色绝妓七十,乐工七十,他财称是。魏王府,蜀人赂不过遣 匹马而已。”庄宗初闻崇韬欲留蜀,心已不平,又闻全有蜀之妓乐珍玩,怒见颜色。 即令中官马彦珪驰入蜀视崇韬去就,如班师则已,如实迟留,则与继岌图之。彦珪 见皇后曰:“祸机之发,间不容发,何能数千里外复禀圣旨哉!”皇后再言之,庄 宗曰:“未知事之实否,讵可便令果决?”皇后乃自为教与继岌,令杀崇韬。时蜀 土初平,山林多盗,孟知祥未至,崇韬令任圜、张筠分道招抚,虑师还后,部曲不 宁,故归期稍缓。

  四年正月六日,马彦珪至军,决取十二日发成都赴阙,令任圜权知留事,以俟 知祥。诸军部署已定,彦珪出皇后教以示继岌,继岌曰:“大军将发,他无衅端, 安得为此负心事!公辈勿复言。”从袭等泣曰:“圣上既有口敕,王若不行,苟中 途事泄,为患转深。”继岌曰:“上无诏书,徒以皇后教令,安得杀招讨使!”从 袭等巧造事端以间之,继岌既英断,僶俛从之。诘旦,从袭以继岌之命召崇韬计事, 继岌登楼避之,崇韬入,左右楇杀之。崇韬有子五人,廷信、廷诲随父死于蜀,廷 说诛于洛阳,廷让诛于魏州,廷议诛于太原,家产籍没。明宗即位,诏令归葬,仍 赐太原旧宅。延诲、廷让各有幼子一人,姻族保之获免,崇韬妻周氏,携养于太原。

  崇韬服勤尽节,佐佑王家,草昧艰难,功无与比,西平巴蜀,宣暢皇威,身死 之日,夷夏冤之。然议者以崇韬功烈虽多,事权太重,不能处身量力,而听小人误 计,欲取泰山之安,如急行避迹,其祸愈速。性复刚戾,遇事便发,既不知前代之 成败,又未体当时之物情,以天下为己任,孟浪之甚也。及权倾四海,车骑盈门, 士人谄奉,渐别流品。同列豆卢革谓崇韬曰:“汾阳王代北人,徙家华阴,侍中世 在雁门,得非祖德欤?”崇韬应曰:“经乱失谱牒,先人尝云去汾阳王四世。”革 曰:“故祖德也。”因是旌别流品,援引薄徒,委之心腹;佐命勋旧,一切鄙弃。 旧僚有干进者,崇韬谓之曰:“公虽代邸之旧,然家无门阀,深知公才技,不敢骤 进者,虑名流嗤余故也。”及征蜀之行,于兴平拜尚父子仪之墓。尝从容白继岌曰: “蜀平之后,王为太子,待千秋万岁,神器在手,宜尽去宦官,优礼士族,不唯疏 斥阉寺,骟马不可复乘。”内则伶官巷伯,怒目切齿;外则旧僚宿将,戟手痛心。 掇其族灭之祸,有自来矣。复以诸子骄纵不法,既定蜀川,辇运珍货,实于洛阳之 第,籍没之日,泥封尚湿。虽庄宗季年为群小所惑,致功臣不保其终,亦崇韬自贻 其灾祸也。

  史臣曰:夫出身事主,得位遭时,功不可以不图,名不可以不立。

  (以下缺)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gcc.org.cn/guji/64b0e0e9bfdb95571066ef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