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郦道元「水经注卷十九」译文

    又往东流过槐里县南边,又往东流,涝水从南方流来注人。渭水流经槐里县老城南边。按《汉书集注》,李奇称为小槐里,是槐里县的西城。又往东流,与芒水的支流汇合。这条支流在竹圃承接芒水,往东北流,又转弯向北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北流经黄山宫南边,《地理

    2019-09-23
  • 刘向「战国策魏相翟强死楚二」评析

    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谋士们一心想着如何削弱、分裂除自己国家之外的所有国家,而自己的大国权威,完全是站在他国的纷争和损失之上的。国家之间如此,企业之间、人与人之间也难免有这种唯自己利益是图、损害谋算其余的现象。“防人之心不可无”,古人留给我们

    2019-09-23
  • 李耳「老子第十八章道经」评析

    本章接着上一章“信不足焉,有不信焉”,认为社会上出现的仁义、大伪、孝慈、忠臣等,都是由于君上失德所致。至德之世,大道兴隆,仁义行于其中,人皆有仁义,所以仁义看不出来;也就有倡导仁义的必要。及至大道废弃,人们开始崇尚仁义,试图以仁义挽颓风,此

    2019-09-23
  • 李延寿「南史卷六十一列传」部分译文

    陈伯之,是济阴睢陵人。十三四岁时,喜欢戴一顶獭皮帽子,带着刺刀,等邻村稻熟时,便去偷割。有一次被田主人发现了,呵责他说:“小子别动!”陈伯之说:“所幸您家稻谷很多,取一担算得了什么?”田主准备去抓他。他拔出刀来赶上前去,说:“小子,你想怎样

    2019-09-23
  • 司马迁「史记魏世家三十世家」译文

    魏氏的祖先是毕公高的后代。毕公高和周天子同姓。武王伐纣之后,高被封在毕,于是就以毕为姓。他的后代中断了封爵,变成了平民,有的在中原,有的流落到夷狄。他的后代子孙有个叫毕万的,侍奉晋献公。晋献公十六年(前661),赵夙驾车,毕万为车右护卫,去

    2019-09-23
  • 刘安及门客 撰「淮南子俶真训」译文

    宇宙有一个开始的时候,有一个未曾“开始”的时候,更有一个尚未有那“未曾开始”的时候。宇宙存在着“有”,也存在着“无”,还有未曾产生“有”、“无”的东西,更有尚未有那“未曾产生‘有’、‘无’”的东西。所谓“有始者”,是指生命积聚盈满而还未迸发

    2019-09-23
  • 王永彬「围炉夜话第一O二则」评语

    晋代的陶侃身为广州刺史时,每天仍然运砖来修习勤劳,不使自己有一点怠惰的习惯。他还常常劝人爱惜光阴,珍惜事事物,甚至,连不用的竹头木屑,他都会先收藏起来,以备将来急需。不过就光以运砖这件事,便可以见出古时成大事业的人,莫不时时刻刻在鞭策着自己

    2019-09-23
  • 刘向「战国策客谓燕王燕二」译文

    苏秦对燕王说:“齐国向南攻破楚国,向西制服秦国,驱使韩、魏两国的军队,燕、赵两国的兵众,如同用鞭子赶马一样。假使齐国到北面进攻燕国,即使有五个燕国也不能抵挡。大王何不暗中派遣使者,差遣游说之士去各国,使齐兵陷入困境,让它的百姓疲惫不堪,这样

    2019-09-23
  • 王永彬「围炉夜话第二O二则」译文及注释

    译文朋友可以帮助德业的进步,人如果没有朋友,则学识浅薄,见闻不广,德业就无法得以改善。学习是为了免除愚昧的毛病,人如果不学习,必定愚昧无知,愚昧的毛病永远都不能治好。注释孤陋寡闻:学识浅薄,见闻不广。愈:医治。

    2019-09-23
  • 徐弘祖「徐霞客游记滇游日记二十四」译文

    十六日天亮,做饭吃后出发。沿南街出去,行七里到罗尤邑。我以为将要沿着湖走,而大路都是往西南沿坡走,一点看不到波光水影。途中多次登冈越洞,冈、涧都是从西到东走向,并且都不大,都有村舍。八里,有一个比较大的聚落。从聚落南又走一里,大路要往东转然

    2019-09-23
  • 王永彬「围炉夜话第二一O则」评语

    许多事情如果不事先考虑过可能遭到的麻烦,而加以准备的话,等到做时碰到困难,已经来不及了。为什么呢?一方面事情本身像流水一般是不停止的,时机稍纵即逝;另一方面,有些困难需要多方面配合才能解决,一时之间如何能将这些条件凑齐呢?通常当你把种种条件

    2019-09-23
  • 「孟子第七节离娄章句上」读解

    本章紧接上章,孟子因此接着说:“天下有了正常的道路,小的规律就服从于大的规律,有小贤的人就服从于大贤的人;”这句话的意思是,太阳有东升西落这样的大的规律,因此作为一个人的规律就是小的规律,而小的规律是要服从大的规律的。因此,有小贤的人就服从

    2019-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