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博东辞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楚世家第六」译文

「楚世家第六」译文

马殷字霸图,是许州鄢陵人。唐中和三年,蔡州秦宗权派孙儒、刘建峰率兵一万人归属他的弟弟秦宗衡,攻取淮南,马殷最初任孙儒的偏将。秦宗衡等人在扬州攻打杨行密,役能攻克,梁军正猛攻秦宗权,秦宗权多次召孙儒等人,孙儒不想回来,秦宗衡多次催促他,孙儒发

译文

  马殷字霸图,是许州鄢陵人。

  唐中和三年,蔡州秦宗权派孙儒、刘建峰率兵一万人归属他的弟弟秦宗衡,攻取淮南,马殷最初任孙儒的偏将。

  秦宗衡等人在扬州攻打杨行密,役能攻克,梁军正猛攻秦宗权,秦宗权多次召孙儒等人,孙儒不想回来,秦宗衡多次催促他,孙儒发怒,杀掉秦宗衡,亲自率兵攻取高邮,于是驱逐杨行密。

  杨行密占据宣州,孙儒率兵包围他,很久没能攻克,派马殷和刘建峰掠夺附近县的粮食。

  孙儒战败而死,马殷等人无处可归,于是推举刘建峰做主帅,马殷任先锋,转而攻打豫章,攻取虔、吉二州,有士兵敷万人。

  干宁元年,进入湖南,驻扎在醴陵。

  潭州刺史邓处讷派邵州兵戍守龙回关,刘建峰等人到关,使守将蒋勋投降。

  刘建峰取来蒋勋的镗甲给先锋兵穿上,打着他的旗帜,直奔潭州,到达东门,把守东门的人认为是关兵戍守回来,打开城门让他们进去,于是杀掉邓处讷,刘建峰自称留后。

  唐僖宗任刘建峰焉湖南节度使、马殷为马步军都指挥使。

  蒋勋请求任邵州刺史,刘建峰不同意,蒋勋率兵攻打湘乡,刘建峰派马殷到邵州攻打蒋勋。

  刘建峰是个庸人,不能统率部下,常常和部下饮酒欢呼。

  军士陈赡的妻子有美色,刘建峰和她私通,陈赡发怒,用铁锤打死刘建峰。

  军中推举行军司马张佶做主帅,张佶准备入府,骑上马时马就不停踢咬,伤了张佶的腿骨。

  张佶卧病不起,对将领们说:“我不是你们的主帅,马公英勇,可以共同拥立他。”将领们于是一同杀死陈赡,分割他的尸体,派姚彦章去邵州迎接马殷。

  马殷到后,张佶坐轿子进府,马殷在廷中拜见张佶,张佶召马殷上廷,于是率领将吏们下廷,向北再拜,让位给他,这时是干宁三年。

  唐封马殷为潭州刺史。

  马殷派他的将领秦彦晖、李琼等人攻打连、邵、郴、衡、道、永六州,都攻克了。

  桂管刘士政害怕,派他的将领陈可瑨、王建武等人率兵把守全义岭。

  马殷派使者出使刘士政,使臣到刘士政境上后,陈可墦不让进。

  马殷发怒,派李琼等人率兵七千人进攻,擒获陈可墦等人和他们的士兵两千多人,把他们全部活埋了,于是包围桂管,俘虏刘士政,把他的属州全部夺取了。

  马殷表奏李琼焉桂管观察使。

  四年,任命马殷焉武安军节度使。

  当初,孙儒在宣州被打败时,马殷的弟弟马责被杨行密抓获,杨行密收罗孙儒的残兵组成“黑云都”,任命马责为指挥使。

  马责随杨行密攻战,多次立功,为人质朴稳重,不曾自耀功劳,杨行密喜爱他,问马宾是哪家的儿子,骂责说:“是马殷的弟弟。”杨行密大惊失色说:“你的哥哥显贵了,我现在送你回去行吗?”马责不回答。

  另一天又问他,马卖推辞说:“我是孙儒的败兵,有幸您不处死我,如不为您而死,不足以报答您。

  湖南是相邻境土,早晚听说马殷的消息就够了,不愿意离开您。”杨行密感叹说:“过去我喜欢你的外貌,现在我懂得你的心了。

  既然这样就尽力为我使两国和好,相互通商、交换有无以相互帮助,这也是报答我的方法啊!”于是用厚礼送马责回去。

  马殷大喜,表奏马责焉节度副使。

  杨行密派将领刘存等人攻打杜洪,包围鄂州,马殷派秦彦晖、许德勋率水军救援,不久杜洪战败而死,刘存等人就进攻马殷。

  马殷派秦彦哩在上游抵御,副将黄瑨率领三百艘战船埋伏在浏阳口。

  刘存等人多次作战不胜,于是致信马殷求和,马殷想答应,秦彦晖说:“淮人多欺诈,准备让我们松懈,不可信任。”便猛攻他们,刘存等人退逃,黄墦率埋伏在浏阳口的战船拦江夹击,大败刘存,刘存和陈知新战死,秦彦晖攻取岳州。

  梁太祖即位,马殷派使臣进贡,梁太祖封马殷焉侍中兼中书令,封为楚王。

  剂南高季昌率兵截断汉口,拦截马殷进贡的使臣,马殷派许德勋攻打他们的沙头,高季昌求和,纔作罢。

  杨行密的袁州刺史吕师周前来投奔。

  吕师周,勇健豪侠,粗通谶纬、兵书,自称是五代将家子弟,怕不能幸免,常常和酒徒聚众狂饮,喝醉了就起身跳舞,慷慨悲歌哭泣起来。

  杨行密听说,怕他有二心,派人侦察他的动静。

  吕师周更加害怕,对他的偏将綦毋章说:“我和楚人是相邻的敌手,我常常望见他们营寨上的云气很美,不容易打败。

  我听说马公是仁人,对士人有礼,我想逃命到楚行吗?”綦毋章说:“你自己考虑,我綦毋章的舌头可以割断,也不会泄露你的话。”吕师周率兵到楚境上打猎,于是投奔楚,綦毋章放任其家属跟随。

  马殷听说吕师周到来,大喜说:“我正向南谋取岭南,得到这人就够了。”任命焉马步军都指挥使,率兵攻打岭南,攻取昭、贺、梧、蒙、龚、富等州。

  马殷表奏吕师周为昭州刺史。

  朗州雷彦恭召昊人攻扛平江,许德勋打败了他们。

  马殷派秦彦晖攻打朗州,雷彦恭投奔到昊,抓获他的弟弟彦雄等七人送到梁。

  于是澧州向瓖、辰州宋邺、淑州昌师益等人率领溪洞各蛮夷部族都归附马殷。

  马殷请求升朗州为永顺军,表奏张佶焉节度使。

  马殷于是请求依照唐太宗旧例,开设天册府,设置属官。

  梁太祖封马殷为天册上将军,马殷任命他的弟弟马责为左相,马存焉右相,廖光图等十八人为学士。

  梁末帝时,加授马殷为武昌、静江、宁速等军节度使,洪、鄂四面行营都统。

  唐庄宗消灭梁,马殷派他的儿子马希范到京师进贡,献上梁授给的都统印。

  唐庄宗询问洞庭的宽广,马希范回答说:“你的车驾去那裹巡枧,洞庭水只够喂马而已。”唐庄宗赞赏他。

  唐庄宗平定蜀,马殷十分害怕,上表请求辞官,唐庄宗下诏书慰劳他。

  唐明宗即位,派使臣进贡,并祝贺第二年的正月节,剂南高季昌抓获他的进贡使臣史光宪。

  马殷派袁诠、王环等人攻打他,到达城下,高季昌求和,纔作罢。

  马殷当初兵力还少,和杨行密、成油、刘龚等相对峙,马殷对此担忧,向他的将领高郁询问计策,高郁说:“成油地窄兵少,不值得我们担心,而刘袭的目标在五管而已,杨行密是孙儒的仇敌,即使用万贯钱财交结他,也不能得到他的欢心。

  但尊崇王室主持公正,是称霸的人的事业,如今应当在内尊奉朝廷以求封爵而在外向邻敌夸耀,然后退而治军务农,养精蓄锐等待时机而已。”于是马殷纔向京师进贡,但每年进贡的不过是出产的茶叶而已。

  于是从京师到襄、唐、郢、复等州设置茶务卖茶,获利十倍。

  高郁又劝马殷铸造铅铁钱,以十个当一个铜钱。

  又命令百姓自己制茶卖给商人旅客,而征收税利,每年收入敷以万计。

  从此土地广大,国力完备,多次要求封爵。

  天成二年,请求建立行台。

  唐明宗封马殷为楚国王,有关官府说没有封国王的礼仪,请求依照封三公的礼仪用竹册,于是派肖书右丞李序持符节用竹册封他。

  马殷以潭州为长沙府,建立国家,承受君命,自行设置属官,任命他的弟弟马寅为静江军节度使,儿子马希振为武顺军节度使,次子马希声判内外诸军事,姚彦章为左相,许德勋为右相,李铎为司徒,崔颖为司空,拓拔常为仆射,马珙为尚书,文武官吏都进官位。

  赠其曾祖父马筠谧号文肃、祖父马正谧号庄穆、父亲马元丰谧号景庄,在长沙修建三庙。

  长兴元年,马殷逝世,时年七十九岁,下诏说“马殷官位爵位都很高,没有可以追赠的,谧号武穆”罢了。

  儿子马希声继位。

  马希声字若讷,是马殷的次子。

  马殷建国,任命马希声判内外诸军事。

  剂南高季昌听说马殷的将领高郁历来为马殷献计而楚因此强大,担忧高郁,曾派人向马殷挑拨离间,马殷不听从。

  马希声专权,挑拨的人对马希声说:“高季昌听说楚重用高郁,十分高兴,认为使马氏灭亡的必定是高郁。”马希声素来愚蠢,信以为然,急忙削夺高郁的军职,高郁发怒说:“我事奉君王很久了,屡次经营西山,将要老死在那里,犬子逐渐长大,能对人吼叫了!”马希声听说后,假托马殷的命令杀了高郁。

  马殷年老不再管事,不知道高郁死了,这天大雾弥漫四方,马殷感到奇怪,对手下人说:“我曾跟随孙儒,孙儒每次杀害无辜,天必大雾,难道马步军狱有冤死的人吗?”第二天,官吏把情况告诉他,马殷拍着胸口大哭说:“我如此昏老,而杀死我的功臣!”望着手下人说:“我也不久于人世了!”第二年马殷死去。

  马希声即位,授武安、静江等军节度使。

  马希声曾听说梁太祖喜好吃鹦,羡慕他,于是每天烹制五十只鸡供膳食。

  在上潢安葬马殷,马希声不哭泣,每顿吃几碗鸡肉而起,他的礼部侍郎潘起讥诮他说:“过去阮籍守丧吃蒸猪肉,世上难道缺少贤人吗!”长兴三年,马希声死,追封为衡阳王。

  弟弟马希范继位。

  马希范字童规,是马殷的第四个儿子。

  马殷的儿子十多个,嫡子马希振年长而贤明,次子马希声和马希范同天出生,而马希声的母亲袁夫人有美色,马希声因母亲受宠得烈即位,而马希振弃官为道士,住在家中。

  马希声死后,马希范依次继位,承袭马殷的官爵,后唐封为楚王。

  清泰二年,赐给弓箭、冠冕、剑。

  天福四年,加封马希范为天册上将军,依照马殷的旧例开府承君命处理政务。

  马希范好学,善于写诗,文士廖光图、徐仲雅、李皋、拓拔常等十八人都是过去马殷时的学士,马希范好奢侈,廖光图等人都是浅薄之徒,饮酒赌博喧哗,只有拓拔常是深沉厚道的长者,上书急切谏阻,廖光图等人讨厌他。

  襄州安从进、安州李金全反叛,晋高祖诏令马希范出兵。

  马希范派张少敌率水军奔赴汉阳,运米五万斛供给军队,李金全等人战败,张少敌纔回师。

  溪州刺史彭士愁率领锦、奖二州各蛮夷部攻打澧州,马希范派刘勃、刘全明等人率步兵五千人攻打他们,彭士愁大败。

  刘勃等人进攻溪州,彭士愁逃到奖州,派他的儿子彭师忌率各蛮族酋长向刘勃投降。

  溪州西边与胖柯、两林接壤,南通桂林、象郡,马希范于是修建铜柱表碑,命令学士李皋撰写铭文。

  到这时,南宁州酋长莫彦殊率领他本部的十八个州、都云酋长尹怀昌率领他的昆明等十二部、烊柯张万浚率领他的夷、播等七州都归附马希范。

  马希范修建会春园、嘉宴堂,花费巨万,开始在国中增加赋税,拓拔常急切谏阻认为不行。

  马希范又建九龙殿,用八条龙环绕柱子,自称他自己也是一条龙。

  这时,契丹消灭置,中原大乱,马希范的牙将丁思觐在官廷谏阻马希范说:“先王出身于军伍之中,靠攻战得到这个州,倚靠朝廷制服邻敌,传国三代,占地敷千里,养兵十万人。

  如今天子被囚受辱,中原没有主人,这个时候确实是称霸的人立功的时机。

  如果能举国出兵剂、襄奔赴京师,倡大义于天下,这是齐桓公、置玄公的事业。

  怎么耗费国家财用而大兴土木,求儿女之乐呢?”马希范不接受,丁思觐睁大眼睛看着马希范说:“小子始终不可教啊!”于是卡住喉咙而死。

  开运四年,马希范死,时年四十九岁,谧号为文昭。

  马希广继位。

  马希广字德丕,是马希范的同母弟弟。

  马希范平生讨厌拓拔常直言谏诤,拓拔常进来拜见,马希范叫守门的人指着拓拔常说:“我不想见这个人,不要又让他进来。”于是禁绝他进宫。

  到卧病不起时,纔想起拓拔常的话,认为他忠心,召他来把马希广托付给他。

  马希范去世,拓拔常多次劝马希广让位给他的哥哥马希萼,马希广不听从。

  马希萼任朗州节度使,马希范死时,马希萼从朗州前来奔丧。

  马希广的将领刘彦瑨出谋说:“武陵王这次前来,心意不善,应当出兵迎接他,以防意外,让他脱下镗甲交出武器后纔放他进来。”张少敌、周廷诲说:“王如果能对付他就算了,不然应尽早除掉他。”马希广哭泣着说:“他是我的哥哥,哪里忍心杀他,分国而治就行了。”于是率兵在砍石迎接马希萼,在碧湘宫阻止他们,送重礼让他们回去。

  马希萼气愤地离去,于是派使臣到京师请求封爵,请求设置官邸称藩。

  汉隐帝不准许,下诏书慰劳调解。

  马希萼发怒,送降书给李景,出兵攻打长沙。

  马希广派刘彦瑨、许可琼等人抵抗他。

  刘彦瑨在仆射洲打败马希萼。

  马希萼离去,引诱溪洞各部蛮夷侵犯益阳。

  马希广派崔珙涟率步兵七千人屯驻湘乡玉潭阻止各部蛮夷。

  刘彦瑨率水军奔赴武陵,进攻马希萼。

  刘彦瑨在湄州被打败,马希广十分恐惧,派使臣到京师求兵,汉隐帝不能出兵。

  马希萼的水军沿江而上,自称“顺天将军”,进攻岳州,刺史王赞坚守州城不战,马希萼呼唤王赞说:“我过去约你同行,现在为什么变心了呢?”王赞说:“君王兄弟相互不容,反而责备将吏变心吗?希望君王进入长沙,不要伤兄弟情谊,我不敢不尽臣节。”马希萼率兵离去,攻下湘乡,在长沙停留,屯驻于江西岸,刘彦蹈、许可坛屯驻于江束岸。

  彭师嵩登城观望江西的军队,进来告诉马希广说:“武陵的军队骄纵,夹杂有蛮夷士兵,看来容易攻破。

  请求命令许可琼等人在山前摆开阵势,我率步兵三干人从巴溪渡江赴岳麓山,等到晚上攻打他们。”马希广认为行,而许可琼已暗中送降书给马希萼,于是使彭师嵩的建议落空。

  第二天,彭师嚣去许可琼那里商计事情,瞪大眼睛呵叱他说:“我看你脸上有反纹,难道想投奔贼人吗!”拂袖而去,急忙告诉马希广,请求杀掉许可琼,马希广不听。

  马希萼进攻长乐门,牙将昊宏、杨涤在门中作战,马希萼稍受挫败,不久许可琼投奔马希萼,昊宏、杨涤获知后都溃逃了。

  马希广带着妻子儿女藏在慈堂。

  第二天抓到他们。

  马希萼见了他们凄恻地说:“这是个蠢人,怎么能作恶?不过是受手下人迷惑罢了。”望着他的部下说:“我想让他活着,怎么样?”他的部下都不回答,于是把他吊死。

  干佑三年,马希萼自行即位。

  第二年,汉隐帝驾崩,京城大乱,马希萼就向李景称臣,李景册封马希萼焉楚王,马希萼把他的军政大事都交托给他的弟弟马希崇。

  马希崇和楚王原来的大将徐威、陆孟俊、鲁绾等人谋划作乱。

  马希萼在端阳门设酒宴,马希崇以有病推辞,徐威等人放十多匹恶马,让壮士手持木杖跟在马后,突然进入府中,抢劫武库中的兵器,捆绑马希萼,迎立马希崇。

  马希崇派彭师属、廖偃把马希萼拘囚在衡山,彭师嵩尊奉马希萼焉衡山王,向李景称臣。

  马希崇害怕,也请求李景任命。

  李景派边镐入楚,把马氏族人全部迁到金陵,这时是周广顺元年。

  封马希萼为楚王,住在洪州;马希崇领舒州节度使,住在扬州。

  颢德三年,周世宗征淮,攻克扬州,下诏安抚马氏子孙。

  不久扬州又归李景,马希崇率领他的兄弟十七人回到京师,封为右羽林统军,马希能为左屯卫大将军,马希贯焉右千牛卫大将军,马希隐、马希浚、马希知、马希朗都任节度行军司马。

  刘言是吉州庐陵人。

  王进逵是武陵人。

  剀言最初为刺史彭矸效力,随彭开投奔楚,刘言事奉马希范任辰州刺史。

  王进逵年轻时在静江军当兵,事奉马希萼任指挥使。

  马希萼进攻马希广,任命王进逵为先锋,攻陷长沙。

  长沙受到战乱残毁,马希萼派王进逵率静江军士兵修治长沙,士兵们都愁苦怨恨,王进逵于是聚集他们,晚上用长柄大斧劈开城门奔回武陵。

  马希萼正喝醉了酒,不能枧事,第二天派将领唐翥追击他们,追到武陵,唐翥交战大败而回。

  王进逵于是赶走留后马光惠,在辰州迎接刘言做主帅,王进逵自任副帅。

  不久马希萼的将领徐威等人作乱,捆缚马希萼,而拥立马希崇,湖南大乱。

  李景派边镐入楚,迁马氏家族到金陵,趁机一并召刘言。

  刘言不从命,派王进逵和行军司马何景真等人在长沙攻打边镐,边镐败逃。

  周广顺三年,刘言奉表到京师,请求封爵。

  又说长沙残破,不能居住,请求迁移治所到武陵。

  周太祖都答应了,于是升朗州为武平军,在武安军之上,任命刘言为节度使,于是将武安军授予王进逵,王进逵自认为刘言是自己迎立的,不愿在刘言之下。

  刘言对他担忧,二人开始产生矛盾,互相想谋取对方。

  王进逵寻思:“刘言可以重用的将领不过是何景真、朱全玛罢了,召来杀掉,就可攻取刘言。”这时,刘晟攻取楚的梧、桂、宜、蒙等州,王进逵趁机禀告刘言召何景真等人会兵攻打刘晟。

  刘言相信了,派何景真、朱全锈前去,到后都被杀死,于是出兵袭击武陵,抓获刘言杀掉,奉表至京师,周太祖就任命王进逵为武平军节度使。

  周世宗征伐淮南,任命王进逵焉南面行营都统。

  王进逵攻打鄂州,路经岳州,岳州刺史潘叔嗣,是王进逵旧时同僚,对待王进逵很恭谨。

  王进逵手下的人向潘叔嗣索求贿赂,潘叔嗣不给,手下人就说潘叔嗣的坏话,王进逵当面责骂潘叔嗣,潘叔嗣羞惭愤恨,对他的部下说:“王进逵战胜而回,我们都要被杀捧了。”王进逵入鄂州,刚攻克长山,潘叔嗣率兵袭击武陵。

  王进逵获知后,乘轻舟回军,和潘叔嗣在武陵城外作战,王进逵战败后被杀。

  周行逢是武陵人。

  和王进逵都在静江军当兵,事奉马希萼任军校。

  王进逵攻打边镝,周行逢单独攻破益阳,杀李景的士兵两干多人,擒获将领李建期。

  王进逵任武安军节度使,封周行逢为集州刺史,任王进逵的行军司马。

  王进逵和刘言产生矛盾,周行逢为他出谋划策杀掉刘言。

  王进逵占据武陵,周行逢占据潭州。

  颢德元年,封周行逢为武清军节度使,暂代掌管潭州军府事。

  潘叔嗣杀掉王进逵,有人劝他进入武陵,潘叔嗣说:“我杀掉王进逵,不过为了救命而已,武陵于我并无好处。”于是回到岳州,派他的客将李简率武陵人到潭州迎接周行逢。

  周行逢进入武陵,有人请求把潭州交给潘叔嗣,周行逢说:“潘叔嗣杀死主帅,论罪应当处死,因为是他迎立我,不忍心杀他罢了。

  如果把武安给他,这就是我让他杀的王公了。”召任潘叔嗣焉行军司马。

  潘叔嗣发怒,称病不去,周行逢发怒说:“这是又想杀我了!”于是假意把武安交给他,召他到州府接受任命,到后就杀了他。

  周行逢过去是武陵农家的儿子,年轻时贫贱,没有德行,常常激昂慷慨地说大话。

  到入主武陵后,能够节俭自励,而性格勇敢,杀人果断,手下素来依仗功劳骄横轻慢的将吏,一概绳之以法。

  大将十多人策划作乱,周行逢召集宴请将领们,饮酒过半,让壮士擒下他们杀掉,境内的人都畏惧服从他。

  老百姓有过失无论大小都被处死,夫人严氏谏阻说:“人心有善有恶,怎能一概杀掉呢!”周行逢发怒说:“这是家外的事,妇人懂什磨!”严氏不高兴,骗他说:“我们田庄的佃户,因为你显贵了,多仗势侵压百姓,请让我去看看。”严氏到后就建房住下准备养老,交租时节穿上青裙押送佃户进城交租。

  周衍逢前往看她,慰劳说:“我显贵了,夫人何必使自己这样劳苦呢!”严氏说:“你想遏你做户长时的情形了吗?百姓交租晚了,常常受鞭打之苦,现在你显贵了,应提前交租以给众人作表率,怎能就忘了田间百姓呢!”周行逢强迫要她回去,让众妾拉着她上轿,严氏始终没有留下的打算,于是说:“你执法太严而失去了人心,我之所以不想留下,是因为一旦灾祸发生,田野间容易逃命罢了。”周行逢为此稍微碱损了刑罚。

  建隆三年,周行逢患病,召来他的将吏,把他的儿子周保权嘱托给他们说:“我出身田问做团兵,当时的十个人,都已被诛杀,只有衡州刺史张文表还活着,但他对没能担任行军司马常常闷闷不乐。

  我死后,张文表必定反叛,应当派杨师墦去讨伐他。

  如不能讨伐,就守城不要打仗,自动归附于朝廷。”周行逢死后,儿子周保权继位。

  张文表获知后,发怒说:“周行逢和我都出身微贱而立下功名,今天怎能向北事奉小孩子呢!”于是举兵反叛,攻克潭州。

  周保权向朝廷求兵,同时任命杨师墦讨伐张文表,告诉他先父的话,激动慷慨,流泪哭泣,杨师墦也哭了,回望他的军队说:“你们看见郎君了吗?未成年就如此贤明!”士兵们振奋了,都愿意效力。

  杨师墦到达平津亭,张文表出来迎战,杨师墦大败张文表。

  当初,周保权求兵时,宋太祖皇帝派慕容延钊讨伐张文表,军队未到而张文表已被杨师墦抓获。

  慕容延钊军队进入朗州,周保权全族到京师朝见,后来的事记载在本朝国史中。

简介

·楚世家第六原文

  马殷,字霸图,许州鄢陵人也。唐中和三年,蔡州秦宗权遣孙儒、刘建峰将兵 万人属其弟宗衡,略地淮南,殷初为儒裨将。宗衡等攻杨行密于扬州,未克,梁兵 方急攻宗权,宗权数召儒等,儒不欲还,宗衡屡趋之,儒怒,杀宗衡,自将其兵取 高邮,遂逐行密。行密据宣州,儒以兵围之,久不克,遣殷与建峰掠食旁县。儒战 败死,殷等无所归,乃推建峰为帅,殷为先锋,转攻豫章,略虔、吉,有众数万。 乾宁元年,入湖南,次醴陵。潭州刺史邓处讷发邵州兵戍龙回关,建峰等至关,降 其戍将蒋勋。建峰取勋铠甲被先锋兵,张其旗帜,直趋潭州,至东门,东门守者以 为关兵戍还,开门内之,遂杀处讷,建峰自称留后。僖宗授建峰湖南节度使、殷为 马步军都指挥使。蒋勋求为邵州刺史,建峰不与,勋率兵攻湘乡,建峰遣殷击勋于 邵州。

  建峰庸人,不能帅其下,常与部曲饮酒欢呼。军卒陈赡妻有色,建峰私之,赡 怒,以铁楇击杀建峰。军中推行军司马张佶为帅,佶将入府,乘马辄踶啮,伤佶髀。 佶卧病,语诸将曰:“吾非汝主也,马公英勇,可共立之。”诸将乃共杀赡,磔其 尸,遣姚彦章迎殷于邵州。殷至,佶乘肩舆入府,殷拜谒于廷中,佶召殷上,乃率 将吏下,北面再拜,以位与之,时乾宁三年也。

  唐拜殷潭州刺史。殷遣其将秦彦晖、李琼等攻连、邵、郴、衡、道、永六州, 皆下之。桂管刘士政惧,遣其将陈可璠、王建武等率兵守全义岭。殷遣使聘于士政, 使者至境上,可璠等不纳。殷怒,遣琼等以兵七千攻之,擒可璠等及其兵二千余人, 悉坑之,遂围桂管,虏士政,尽取其属州。殷表琼桂管观察使。四年,拜殷武安军 节度使。

  初,孙儒败于宣州,殷弟賨为杨行密所执,行密收儒余兵为“黑云都”,以賨 为指挥使。賨从行密攻战,数有功,为人质重,未尝自矜,行密爱之,问賨谁家子, 賨曰:“马殷弟也。”行密大惊曰:“汝兄贵矣,吾今归汝可乎?”賨不对。他日 又问之,賨谢曰:“臣,孙儒败卒也,幸公待以不死,非杀身不足报。湖南邻境, 朝夕闻殷动静足矣,不愿去也。”行密叹曰:“昔吾爱子之貌,今吾得子之心矣。 然勉为吾合二国之欢,通商贾、易有无以相资,亦所以报我也!”乃厚礼遣賨归。 殷大喜,表賨节度副使。

  行密遣将刘存等攻杜洪,围鄂州,殷遣秦彦晖、许德勋以舟兵救之,已而杜洪 败死,存等遂攻殷。殷遣彦晖拒于上流,偏将黄璠以舟三百伏浏阳口。存等屡战不 胜,乃致书于殷以求和,殷欲许之,彦晖曰:“淮人多诈,将怠我师,不可信。” 急击之,存等退走,黄璠以浏阳舟截江合击,大败之,刘存及陈知新战死,彦晖取 岳州。

  梁太祖即位,殷遣使修贡,太祖拜殷侍中兼中书令,封楚王。荆南高季昌以兵 断汉口,邀殷贡使,殷遣许德勋攻其沙头,季昌求和,乃止。杨行密袁州刺史吕师 周来奔。师周,勇健豪侠,颇通纬候、兵书,自言五世将家,惧不能免,常与酒徒 聚饮,醉则起舞,悲歌慷慨泣下。行密闻之,疑其有异志,使人察其动静。师周益 惧,谓其裨将綦毋章曰:“吾与楚人为敌境,吾常望其营上云气甚佳,未易败也。 吾闻马公仁者,待士有礼,吾欲逃死于楚可乎?”章曰:“公自图之,章舌可断, 语不泄也。”师周以兵猎境上,乃奔于楚,綦毋章纵其家属随之。殷闻师周至,大 喜曰:“吾方南图岭表而得此人,足矣。”以为马步军都指挥使,率兵攻岭南,取 昭、贺、梧、蒙、龚、富等州。殷表师周昭州刺史。

  朗州雷彦恭召吴人攻平江,许德勋击败之。殷遣秦彦晖攻朗州,彦恭奔于吴, 执其弟彦雄等七人送于梁。于是澧州向瑰、辰州宋鄴、溆州昌师益等率溪洞诸蛮皆 附于殷。殷请升朗州为永顺军,表张佶节度使。殷乃请依唐太宗故事,开天册府, 置官属。太祖拜殷天册上将军,殷以其弟賨为左相,存为右相,廖光图等十八人为 学士。末帝时,加殷武昌、静江、宁远等军节度使,洪、鄂四面行营都统。

  唐庄宗灭梁,殷遣其子希范修贡京师,上梁所授都统印。庄宗问洞庭广狭,希 范对曰:“车驾南巡,才堪饮马尔。”庄宗嘉之。庄宗平蜀,殷大惧,表求致仕, 庄宗下玺书慰劳之。明宗即位,遣使修贡,并贺明年正月,荆南高季昌执其贡使史 光宪。殷遣袁诠、王环等攻之,至其城下,季昌求和,乃止。

  殷初兵力尚寡,与杨行密、成汭、刘等为敌国,殷患之,问策于其将高郁, 郁曰:“成汭地狭兵寡,不足为吾患,而刘志在五管而已,杨行密,孙儒之仇, 虽以万金交之,不能得其欢心。然尊王仗顺,霸者之业也,今宜内奉朝廷以求封爵 而外夸邻敌,然后退修兵农,畜力而有待尔。”于是殷始修贡京师,然岁贡不过所 产茶茗而已。乃自京师至襄、唐、郢、复等州置邸务以卖茶,其利十倍。郁又讽殷 铸铅铁钱,以十当铜钱一。又令民自造茶以通商旅,而收其算,岁入万计。由是地 大力完,数邀封爵。

  天成二年,请建行台。明宗封殷楚国王,有司言无封国王礼,请如三公用竹册, 乃遣尚书右丞李序持节以竹册封之。殷以潭州为长沙府,建国承制,自置官属,以 其弟賨为静江军节度使,子希振武顺军节度使,次子希声判内外诸军事,姚彦章为 左相,许德勋为右相,李鐸为司徒,崔颖为司空,拓拔常为仆射,马珙为尚书,文 武皆进位。谥其曾祖筠曰文肃、祖正曰庄穆、父元丰曰景庄,立三庙于长沙。长兴 元年,殷卒,年七十九,诏曰“马殷官爵俱高,无以为赠,谥曰武穆”而已。子希 声立。

  希声字若讷,殷次子也。殷建国,以希声判内外诸军事。荆南高季昌闻殷将高 郁素教殷以计策而楚以强,患之,尝使谍者行间于殷,殷不听。希声用事,谍者语 希声曰:“季昌闻楚用高郁,大喜,以为亡马氏者必郁也。”希声素愚,以为然, 遽夺郁兵职,郁怒曰:“吾事君王久矣,亟营西山,将老焉,犬子渐大,能咋人矣!” 希声闻之,矫殷令杀郁。殷老不复省事,莫知郁死,是日大雾四塞,殷怪之,语左 右曰:“吾尝从孙儒,儒每杀不辜,天必大雾,岂马步狱有冤死乎?”明日,吏以 状白,殷拊膺大哭曰:“吾荒耄如此,而杀吾勋旧!”顾左右曰:“吾亦不久于此 矣!”明年殷薨。

  希声立,授武安、静江等军节度使。希声尝闻梁太祖好食鸡,慕之,乃日烹五 十鸡以供膳。葬殷上潢,希声不哭泣,顿食鸡肉数器而起。其礼部侍郎潘起讥之曰: “昔阮籍居丧而食蒸豚,世岂乏贤邪!”长兴三年,希声卒,追封衡阳王。弟希范 立。

  希范字宝规,殷第四子也。殷子十余人,嫡子希振长而贤,其次希声与希范同 日生,而希声母袁夫人有美色,希声以母宠得立,而希振弃官为道士,居于家。希 声卒,而希范以次立,袭殷官爵,封楚王。清泰二年,赐以弓矢冠剑。天福四年, 加希范天册上将军,开府承制如殷故事。

  希范好学,善诗,文士廖光图、徐仲雅、李皋、拓拔常等十八人皆故殷时学士, 希范性奢侈,光图等皆薄徒,饮博欢呼,独常沉厚长者,上书切谏,光图等恶之。

  襄州安从进、安州李金全叛,晋高祖诏希范出兵。希范遣张少敌以舟兵趋汉阳, 漕米五万斛以馈军,金全等败,少敌乃旋。

  溪州刺史彭士愁率锦、奖诸蛮攻澧州,希范遣刘勍、刘全明等以步卒五千击之, 士愁大败。勍等攻溪州,士愁走奖州,遣其子师暠率诸蛮酋降于勍。溪州西接牂柯、 两林,南通桂林、象郡,希范乃立铜柱以为表,命学士李皋铭之。于是,南宁州酋 长莫彦殊率其本部十八州、都云酋长尹怀昌率其昆明等十二部、牂柯张万浚率其夷、 播等七州皆附于希范。

  希范作会春园、嘉宴堂,其费巨万,始加赋于国中,拓拔常切谏以为不可。希 范又作九龙殿,以八龙绕柱,自言身一龙也。是时,契丹灭晋,中国大乱,希范牙 将丁思觐廷谏希范曰:“先王起卒伍,以攻战而得此州,倚朝廷以制邻敌,传国三 世,有地数千里,养兵十万人。今天子囚辱,中国无主,真霸者立功之时。诚能悉 国之兵出荆、襄以趋京师,倡义于天下,此桓文、之业也。奈何耗国用而穷土木, 为兒女之乐乎?”希范谢之,思觐真目视希范曰:“孺子终不可教也!”乃扼喉 而死。开运四年,希范卒,年四十九,谥曰文昭。希广立。

  希广字德丕,希范同母弟也。希范平生恶拓拔常谏诤,常入谒,希范呼阍者指 常曰:“吾不欲见此人,勿复内也。”乃谢绝之。及卧病,始思常言,以为忠,召 之托以希广。希范卒,常数劝希广以位奉其兄希萼,希广不从。

  希萼为朗州节度使,希范之卒,希萼自朗州来奔丧。希广将刘彦瑫谋曰:“武 陵之来,其意不善,宜出兵迎之,以备非常,使其解甲释兵而后入。”张少敌、周 廷诲曰:“王能与之则已,不然宜早除之。”希广泣曰:“吾兄也,焉忍杀之,分 国而治可也。”乃以兵迎希萼于砆石,止之于碧湘宫,厚赂以遣之。希萼愤然而去, 乃遣使诣京师求封爵,请置邸称籓。汉隐帝不许,降玺书慰劳讲解之。希萼怒,送 款于李景,举兵攻长沙。希广遣刘彦瑫、许可琼等御之。

  彦瑫败希萼于仆射洲。希萼去,诱溪洞诸蛮寇益阳。希广遣崔珙琏以步卒七千 屯湘乡玉潭以遏诸蛮。刘彦瑫以舟兵趋武陵,攻希萼。彦瑫败于湄洲,希广大惧, 遣使请兵于京师,汉隐帝不能出师。希萼舟兵沿江而上,自号“顺天将军”,攻岳 州,刺史王赟坚城不战,希萼呼赟曰:“吾昔约君同行,今何异心乎?”赟曰: “君王兄弟不相容,而责将吏异心乎?愿君王入长沙,不伤同气,臣不敢不尽节。” 希萼引兵去,下湘乡,止长沙,屯水西。刘彦瑫、许可琼屯水东。

  彭师暠登城望水西军,入白希广曰:“武陵兵骄,杂以蛮蜑,其势易破。请令 可琼等阵山前,臣以步兵三千自巴溪渡江趋岳麓,候夜击之。”希广以为可,而可 琼已阴送款于希萼,遂沮其议。明日,师暠诣可琼计事,真目叱之曰:“视汝反 文在面,岂欲投贼乎!”拂衣而出,急白希广,请杀之,希广不听。希萼攻长乐门, 牙将吴宏、杨涤战于门中,希萼少衄,已而许可琼奔于希萼,宏、涤闻之皆溃。希 广率妻子匿于慈堂。明日擒之。希萼见之恻然曰:“此钝夫也,岂能为恶?左右惑 之尔。”顾其下曰:“吾欲活之,如何?”其下皆不对,遂缢死之。

  乾祐三年,希萼自立。明年,汉隐帝崩,京师大乱,希萼遂臣于李景,景册封 希萼楚王,希萼悉以军政事任其弟希崇。希崇与楚旧将徐威、陆孟俊、鲁绾等谋作 乱。希萼置酒端阳门,希崇辞以疾,威等纵恶马十余匹,以壮士执楇随之,突入其 府,劫库兵,缚希萼,迎希崇以立。希崇遣彭师暠、廖偃囚希萼于衡山,师暠奉希 萼为衡山王,臣于李景。希崇惧,亦请命于景。景遣边镐入楚,尽迁马氏之族于金 陵,时周广顺元年也。封希萼楚王,居洪州;希崇领舒州节度使,居扬州。

  显德三年,世宗征淮,下扬州,下诏抚安马氏子孙。已而扬州复入于景,希崇 率其兄弟十七人归京师,拜右羽林统军,希能左屯卫大将军,希贯右千牛卫大将军, 希隐、希浚、希知、希朗皆为节度行军司马。

  刘言,吉州庐陵人也。王进逵,武陵人也。言,初事刺史彭玕,从玕奔楚,言 事希范为长州刺史。进逵少为静江军卒,事希萼为指挥使。

  希萼攻希广,以进逵为先锋,陷长沙。长沙遭乱残毁,希萼使进逵以静江兵营 缉之,兵皆愁怨,进逵因拥之,夜以长柯巨斧斫关,奔归武陵。希萼方醉,不能省, 明日遣将唐翥追之,及于武陵,翥战大败而还。进逵乃逐出留后马光惠,迎言于辰 州以为帅,进逵自为副。已而希萼将徐威等作乱,缚希萼而立希崇,湖南大乱。李 景遣边镐入楚,迁马氏于金陵,因并召言。言不从,遣进逵与行军司马何景真等攻 镐于长沙,镐败走。

  周广顺三年,言奉表京师,以邀封爵。又言长沙残破,不可居,请移治所于武 陵。周太祖皆从之,乃升朗州为武平军,在武安军上,以言为节度使,因以武安授 进逵,进逵自以言己所迎立,不为之下。言患之,二人始有隙,欲相图。进逵谋曰: “言将可用者不过何景真、硃全琇尔,召而杀之,言可取也。”是时,刘晟取楚梧、 桂、宜、蒙等州,进逵因白言召景真等会兵攻晟。言信之,遣景真、全琇往,至皆 见杀,乃举兵袭武陵,执言杀之,奉表京师,周太祖即以进逵为武平军节度使。

  世宗征淮南,授进逵南面行营都统。进逵攻鄂州,过岳州,岳州刺史潘叔嗣, 进逵故时同列,待进逵甚谨。进逵左右就叔嗣求赂,叔嗣不与,左右谗其短,进逵 面骂之,叔嗣惭恨,语其下曰:“进逵战胜而还,吾无遗类矣。”进逵入鄂州,方 攻下长山,叔嗣以兵袭武陵。进逵闻之,轻舟而归,与叔嗣战武陵城外,进逵败, 见杀。

  周行逢,武陵人也。与王进逵俱为静江军卒,事希萼为军校。进逵攻边镐,行 逢别破益阳,杀李景兵二千余人,擒其将李建期。进逵为武安军节度使,拜行逢集 州刺史,为进逵行军司马。进逵与刘言有隙,行逢为画谋策袭杀言。进逵据武陵, 行逢据潭州。

  显德元年,拜行逢武清军节度使,权知潭州军府事。潘叔嗣杀进逵,或劝其入 武陵,叔嗣曰:“吾杀进逵,救死而已,武陵非吾利也。”乃还岳州,遣其客将李 简率武陵人迎行逢于潭州。行逢入武陵,或请以潭州与叔嗣,行逢曰:“叔嗣杀主 帅,罪当死,以其迎我,未忍杀尔。若与武安,是吾使之杀王公也。”召以为行军 司马。叔嗣怒,称疾不至,行逢怒曰:“是又欲杀我矣!”乃阳以武安与之,召使 至府受命,至则杀之。

  行逢故武陵农家子,少贫贱无行,多慷慨大言。及居武陵,能俭约自勉励,而 性勇敢,果于杀戮,麾下将吏素恃功骄慢者,一以法绳之。大将十余人谋为乱,行 逢召宴诸将,酒半,以壮士擒下斩之,一境皆畏服。民过无大小皆死,夫人严氏谏 曰:“人情有善恶,安得一概杀之乎!”行逢怒曰:“此外事,妇人何知!”严氏 不悦,绐曰:“家田佃户,以公贵,颇不力农,多恃势以侵民,请往视之。”至则 营居以老,岁时衣青裙押佃户送租入城。行逢往就见之,劳曰:“吾贵矣,夫人何 自苦邪!”严氏曰:“公思作户长时乎?民租后时,常苦鞭扑,今贵矣,宜先期以 率众,安得遂忘垅亩间乎!”行逢强邀之,以群妾拥升肩舆,严氏卒无留意,因曰: “公用法太严而失人心,所以不欲留者,一旦祸起,田野间易为逃死尔。”行逢为 少损。

  建隆三年,行逢病,召其将吏,以其子保权属之曰:“吾起陇亩为团兵,同时 十人,皆以诛死,惟衡州刺史张文表独存,然常怏怏不得行军司马。吾死,文表必 叛,当以杨师璠讨之。如其不能,则婴城勿战,自归于朝廷。”

  行逢卒,子保权立。文表闻之,怒曰:“行逢与我起微贱而立功名,今日安能 北面事小兒乎!”遂举兵叛,攻下潭州。保权乞师于朝廷,亦命杨师璠讨文表,告 以先人之言,感激涕泣,师璠亦泣,顾其军曰:“汝见郎君乎?年未成人而贤若此。” 军士奋然,皆思自效。师璠至平津亭,文表出战,大败之。初,保权之乞师也,太 祖皇帝遣慕容延钊讨文表,未至而文表为师璠所执。延钊兵入朗州,保权举族朝于 京师,其后事具国史。

  殷自唐乾宁三年入湖南,至周广顺元年,凡五十七年,余具《年谱》注。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gcc.org.cn/guji/910fed9a7c1e71d3e13a670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