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博东辞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萧子显「南齐书卷四十二列传」译文

萧子显「南齐书卷四十二列传」译文

王晏,字士彦,是琅邪临沂人。祖父王弘之,官通直常侍。父亲王普曜,官秘书监。王晏,在宋大明末年开始做临贺王国常侍,员外郎,巴陵王征北时板授参军,安成王抚军时板授刑狱,随着安成王府转任车骑。晋熙王刘燮任郢州时,王晏为安西主簿。世祖为长史,和王晏

译文

  王晏,字士彦,是琅邪临沂人。祖父王弘之,官通直常侍。父亲王普曜,官秘书监。王晏,在宋大明末年开始做临贺王国常侍,员外郎,巴陵王征北时板授参军,安成王抚军时板授刑狱,随着安成王府转任车骑。晋熙王刘燮任郢州时,王晏为安西主簿。世祖为长史,和王晏相投合。王府转官镇西,板授王晏记室谘议。

  沈攸之发难时,镇西府的群僚都跟随世祖守在盆城,世祖当时虽然权势很大,但大家还是心存疑虑,王晏却已经专心事奉,世祖把军旅书信的大事都委托给他。由于性情乖巧善于取宠,渐渐得到世祖的信任。就留下做了世祖的征虏抚军府板授谘议,领记室。跟从世祖回到都城,迁领军司马,中军从事中郎。常常在世祖府中,参议机密大事。建元初,转任太子中庶子。世祖在束宫,专以己意独断朝廷大事,多数都不禀告皇上,王晏害怕连累到自己,假称有病疏远了世祖。不久被任命为领射声校尉,他没有接受。世担即位以后,转任长兼侍中,像过去一样地信任他。

  永明元年,领步兵校尉,迁任侍中祭酒,校尉的职位如故。遭逢母亲去世,守丧期满后,起用为辅国将军、司徒左长史。王晏的父亲普曜藉着王晏的势力,屡次做了显官。王晏不久迁左卫将军,加给事中。没有拜受,父亲普曜死了,居丧期间有很好的名声。重新任为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济阳太守,没有拜受,迁任卫尉,将军的职衔依旧。四年,转太子詹事,加任散骑常侍。六年,转任丹阳尹,常侍如故。王晏位高任重,早晚进见皇上,谈论国家大事,连豫章王萧嶷、尚书令王俭也要屈意逢迎他,但他每次因为疏忽遗漏之咎受到皇上的斥责,接连很久称病不上朝。皇上以为他是索要俸禄,七年,转为江州刺史,他坚决拒绝不愿出外任官,得到允许,留下做吏部尚书,领太子右卫率。最终因从前的恩情得到宠信。当时尚书令王俭虽然地位显贵但和皇上比较疏远,王晏既已获主持选举百官事务的重权,便行于台阁,对王俭很有些不服气。王俭死后,礼官讨论加给他的谧号,皇上想照王导的例子谧为文献,王晏上奏说:“王导才能够得到这种谧号,而且从宋以后,从不加给寒族。”出朝以后对亲近的人说:“那个乎头的执事总算是走了。”八年,改领右卫将军,、奏陈有病辞解此职。皇上想让高宗代替王晏总领选举官吏事务,用手写敕书询问他的意见。王晏说:“萧鸾精明干练有余,但是不熟悉百官事务,恐怕不能担当这个职务。”皇上就打消了这个想法。第二年,迁侍中,领太子詹事,本州中正,又以生病推辞掉。十年,改授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赐给亲信二十人,中正依旧。十一年,迁右仆射,领太孙右卫率。

  世祖去世,遣下的圣旨说把尚书事托付给王昙和徐孝嗣,让他们始终保有这个职位。郁林王即位,王晏转任左仆射,中正的职位依旧。隆昌元年,加封侍中。高宗圃谋废郁林王自立,王晏就积极响应推举可用之人。延兴元年,转为尚书令,加后将军,侍中、中正的职位如故。封为曲辽题堡,享受千产的采邑。赐鼓吹一部,镜甲仪仗五十人上殿。高宗在束府设宴款待王晏,谈到当时的国家大事,王晏击掌说:“您常说我胆怯,现在到底觉得如何?”建武元年,进号骠骑大将军,赐给班剑仪仗二十人,侍中、令、中正的职位如故。又赐给一百名兵卒,领太子少傅,进为公爵,采邑增加到二千户。因为边防有警报,赐给一千军卒。

  王晏为人很看重亲友旧情,受到世祖的称赏。到这时候自认为是辅佐新王,言语中常菲薄世祖过去的事,大家开始都感到奇怪。高宗虽然处理政事要依靠王晏,心裹却对他有疑虑和排斥之意,在整理世祖的韶书简章时,看到了给王晏的三百多份亲笔诏书,都是谈论国家大事的,因此更加猜忌鄙薄王晏。刚即位时,始安王萧遥光就劝他杀掉王晏,皇上说:“王晏为我立过功,而且又没有什么罪过。”萧遥光说:“王晏对武帝都不能忠诚,又怎么能忠于陛下呢?”皇上默然变了脸色。当时皇上常派遣心腹陈世范等到里巷中听取不同的意见,从此特别关注王晏。王晏掉以轻心没有防范,想开建府署,辟置群僚,屡次叫相士来给自己看相,相士说一定会大大地显贵。同宾客聚谈的时候,喜欢背着人清静悠闲地谈话,皇上知道了,怀疑他要谋反,于是有了要杀掉他的念头。北人鲜于文粲和王晏的儿子德元有交往,秘密地探听到朝廷的旨意,就告发说王晏有叛逆之心。陈世范等人又启奏皇上说:“王晏策划藉着四年南郊祭祀,与世祖过去的主帅在路上发动政变。”正赶上当年有老虎出现在南郊祭坛处,皇上更加害怕了。祭祀不到一天,就下令停止。元旦朝会结束后,就把王晏召到华林省杀了。颁发诏书说:

  王晏出身微贱,从小就没有节操,因为缺少人才,才跻身官员当中。世祖在野时,搜求人才加以选拔任用,不计较他的毛病,所以得居高位。但他为人轻佻奸诈难测,显贵以后毛病更重,猜忌他人反覆无常,触犯众情的地方有多方面。所以为两宫不能容忍,为众人所指责。他既内心有愧,外又恐惧国法的惩治,遮掩着他的旧毛病,这样过了很多年。屡次授予他外任之职,都推辞着不去,事情好像是表现他的谦虚,其实是心裹怀藏阴谋诡计。从隆昌以来,国运很是艰难,王晏匡扶皇室的功劳,确是费了他一番心力。于是爵赏达到了通侯的地位,一跃成为国家元老,皇恩之优厚,满朝没有他人能比。溪壑尚且可以填平,但他的欲望却没有满足的时候。勘察天地,想谋划叛逆之事。广泛征求卜相之人,信任巫术的预言。讨论举荐他的党徒,使之充斥于国家官属。又让长子德元聚集一些亡命之徒,众恶相资,剑客成群。他的弟弟王翔凶残愚蠢,在远方和他接应,常有信函往来,秘密地共同策划此事。去年年初,奉朝请鲜于文粲告发了他们的阴谋。我以为信任是发自内心,他不应违背道义有不忠之心,诚心诚意对他委以重任,暗自希望他能够改悔。但是长久的恶习容易流布,联结煽动越发严重,和北中郎司马萧毅、台队主刘明达等人筹划日期发动政变。认为河东王萧铉没有什么见识和才干,可以让他为君主,计谋得逞的那天,就使用僭越身份的器物。刘明达详言以告,罪证确凿历历在日。过去漠后因为反言相讥遭到讨伐,魏臣因为有龙须而被杀,何况他无视君主的心思已经如此明显,欺凌皇上的行迹这样明白,如果对此还加以容忍,谁还把国家刑罚放在眼裹呢。故此准许交给廷尉法办,以使国家典制得以整肃。

  王晏还没有倒台的前些天,在北山庙答谢迎神赛会,夜间回府,王晏喝醉了,手下人也都喝了酒,仪仗乱糟糟的,前后逶迤十多里,不能互相整顿制约,有见识的人说:“遣气势长不了。”

  王晏的儿子德元,颇有志向。官至车骑长史。他本名湛,世祖对王晏说:“刘湛、江湛,都没有好下场,这不是个吉利的名字。”卫星就替他改了名。这时和他的弟弟任晋安王友的德和一起被杀。

  王晏的弟弟王翔,永明年间是少府卿。六年,皇上下令不够黄门郎之职位的,不准蓄养妓女。王翔和射声校尉阴玄智因属私自养妓被罢官,禁止入仕达十年。韶令特别免去王翔禁锢。后来出任辅国将军、始兴内史.广州刺史刘缜被奴仆杀死,王翔率领郡兵去讨伐。延兴元年,授予他持节庐姐刺史。王翅也看重故旧之情。王星死后,皇上又派南中郎司马萧季敞袭击王翊把他杀了。

  萧谌字彦孚,南兰陵郡兰陵县人。祖父道清,做到员外郎。父亲仙伯,官至桂阳王参军。萧谌最开始是州从事,晋熙园侍郎,左常侍。他是太祖的远房族人,元徽末年,世祖在郢州,想要探知京都的消息,太祖派萧谌去世祖那裹宣传谋划,留下作为心腹之士。升明年间,为世担中军刑狱参军,塞差太守。因为勤勉有功被封为塞复县男爵,食邑三百户。建元初年,为武陵王冠军、临川王前军参军,任尚书都官郎,建威将军,临川王镇西中兵。

  世祖在东宫为太子时,萧谌负责宿防守卫。世祖要杀张景真,世祖让盖谌日头为张景真求饶,世祖很不高兴,萧谌心裹害怕退了下来。世祖即位,派遣萧谌出任大玉瑟令,没有到任上,又授任步兵校尉,领射阳历令,兼任代理南濮阳太守,领御仗主。永明二年,为南兰陵太守,仍是建威将军。再次任步兵校尉,太守职务如故。世祖把府中的兵器仪仗都托付给他管理,机密大事,都和他一道商议。任正员郎,转左中郎将,徒军将军,太守职务如故。世祖因病在延昌殿休养,命令萧谌在左右宿直守卫。皇上驾崩,遣命让萧谌总管殿内的事务一如往旧。郁林王即位,对萧谌深抱信任,每次萧谌请假出殿去住,皇上都整夜不能入睡,等他回来才得安心。转卫军司马,兼卫尉,加辅国将军。羞谌为母亲守丧,皇上诏令依然回任本职,守卫尉。辅佐政事的时候,有时提出规谏,皇上呆在后宫裹不出来,衹派萧谌和萧坦之来听命,再传达给皇上。萧谌依附高宗,劝他废掉郁述王自立,秘密召集诸位王的典签官约定,不许诸王交结其他人物。萧谌长久以来位居显要得皇上信任,众人不敢不听从他。郁林王被废的那天,开始听说外面有变故,还秘密地写手令传唤羞谌,可见他多么受信任。萧谌性好冒险做事没有计谋,在废除皇帝那天,率领军兵先进入后宫,宫内的兵士向来都服从萧谌指挥,没有一个人反抗。

  海陵王即位,转任为中领军,进爵位为公,食邑二千户。赐甲仗随从五十人。在殿中宿值,每月十天回一次本府。建武元年,转领军将军,左将军,南徐州刺史,给予左右扶侍之人,进爵为堕阳郡公,食邑三千户。高宗当初答应事情成功以后用他为扬州刺史,等到任他为南徐州刺史,萧谌就埋怨说:“看见把饭做熟了,却转让给了别人。”王晏听见这话说:“谁还会再替萧谌准备碗筷呢。”萧谌仰仗自己功劳卓著,就干涉朝政,凡是有选拔任用人才的事,就命令尚书台为他申述议论。皇上刚刚即位,派遣左右手下心腹在外面询查,把萧谌说的话打听得很清楚,心裹很怀疑他。

  二年六月,皇上行幸华挂园,和萧谌及尚书令王晏等人欢宴。散后,把萧谌留下来,走到华林合,命令甲仗兵把他押回尚书省去,皇上让身边随从莫智明责备他说:“隆昌年间,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现在你一家有两位刺史,兄弟三个都得到封赏,朝廷对你所做的报答,也算到了极点了。你还是心怀不满暗自怨恨,居然说炊饭已熟,合甑与人的话吗?现在赐你死。”萧谌对莫智明说:“上天距离人间并不算远,我和当今皇上谋杀高、武诸王,是你在中间传递消息。我现在死了,回头要取你的性命。”就在尚书省把他杀了,到秋天莫智明也死去了,可见是萧谌的鬼魂作祟。韶令说:“萧谌从凡庸之辈中被提拔出来,心机险诈,因为藉着侥幸,得以被皇室任用。永明末年,曲意奉承得到恩典。郁林王昏聩悖理,他却诚心效命。深蒙宠信丰厚优裕,极受重用地位贵盛,在朝廷总领兵权,在边邑也威名震慑,兄弟都荣耀显贵,在朝廷内外声势赫赫。却不能够感念皇室的盛恩,稍稍回报以万恩之一。自以为自己功劳盖过伊尹、霍光,功劳重大难以称赏,才干超世,不屑于甘居人后。于是假托朝命窃取王权,举拔人才罢黜官员都专由己意.凭白无故心怀疑惧,闲常间猜忌纷纷。令巫觋觇视府第,想要图谋帝位。欺瞒皇上哄骗下僚的心思,诬蠛君主菲薄群臣的行径,本早已暴露在百姓眼前,远近传说纷纭。他便偷偷地散发金钱财帛,招徕不驯之徒,结交禁中卫士,互相依傍,秘密约定聚会之所,将要施行篡逆之事。我因为他负有国家重任,爵位高显,每每替他遮掩,用大道信义之辞开导他,希望他能够听取劝告,翻然悔改。但是他的本性像豺狼一样凶狠,衹是更加紧他的阴谋。臣子不得叛乱,否则必被处死,这是《春秋》中的明义,何况他罪孽如此深重,积累到这么大。正该收监交付给廷尉,赶紧处置使刑法得以肃正。罪过祇涉及到元凶一人,其他人不加追究。”

  萧谌喜好旁门左道,吴兴沈文猷为他相面说:“面相不差于高帝。”萧谌欣喜地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要跟别人说。”到这时沈文猷也被杀了。

  萧谌的哥哥萧诞,字彦伟,开始做殿中将军。永明年间为建康令,和秣陵令司马迪之同车而行,车前有四个军卒作前导,左丞沈昭略上奏疏说:“所有的卤簿官,同乘一车时都不应该排列掌管车马的仆隶。请朝廷免去萧诞等人的官职。”诏令可用财物抵消此过。延典元年,自辅国徐州为持节督司州刺史,将军职衔如故。明帝即位,封为安复侯,食邑五百户。进号冠军将军。建武二年春,北方虏族攻打司州,萧诞竭力拒守,敌兵退走。增封采邑四百户。征左卫将军。皇上想杀萧谌,因为萧诞在边防抗击敌军,所以没有执行。敌兵退走后六十天,萧谌被杀,另派遣黄门郎梁王为司州别驾,命他杀掉萧诞,萧诞被捆绑处死,家中人都押到尚方署。

  萧谌的弟弟萧诔,和萧谌一道参预了废除旧王另立新帝的事,为宁朔将军、东莞太守,转任西中郎司马。建武初年,封为西昌侯,食邑一千户。转太子左率。率军解除了司州的围困,回来后,一同被杀。  

  萧谌的伯父萧仙民,官至太中大夫,去世。

  萧坦之,是南兰陵郡兰陵县人。祖父萧道济,官至太中大夫。父亲萧欣祖,为世祖立过功,官至武进县令。

  萧坦之和萧谌同族。开始时做殿中将军,累官至世祖中军板授刑狱参军。因为是皇室同宗被任用。任竟陵王镇北征北参军,束宫直合,因为勤勉正直,受到世宗的赏识。任给事中,淮陵县令,又任兰陵县令,给事中职位如故。尚书起部郎,司徒中兵参军。世祖去世,萧坦之跟随太孙文武百官升至台官,任射声校尉,令如故。没有拜任,任正员郎、南鲁郡太守。

  少帝因为他是世宗的旧官,对他很是信任没有隔阂,可以入后宫见皇后。皇上在宫裹或出后堂游玩嬉戏,萧坦之都跟随在身旁。有时碰到皇上喝醉酒裸露出身体,萧坦之就上前扶持并加劝谏。看到少帝不能君临天下,就改变主意依附高宗,秘密地做高宗的耳目。任晋安王征北谘议。隆昌元年,追封萧坦之父亲的功勋,封为临汝县男,食邑三百户。徙任征南谘议。

  高宗谋划废掉少帝,已经和萧谌、萧坦之商量好了。皇上的心腹直合将军曹道刚怀疑朝廷外有不寻常的事,秘密地有所准备,萧谌不能发难。始兴内史萧季敞、南阳太守萧颖基都奉命回到都城,萧谌想等他们两人来到以后,藉着他们的势力发动事变。高宗担心事情舍有变故,告诉了萧坦之,萧坦之骑着马去跟萧谌说:“废除天子自古以来就是了不得的事。最近听说曹道刚、朱隆之等人已经有所怀疑。卫尉明天如果不起事,就要来不及了。我有一百岁的老母亲需要奉养,怎么能坐视大祸临头,正应该为余生打算啊!”萧谌感到惊恐不安,第二天就废掉了少帝。是坦之的功劳。

  海陵王即位,任黄门郎、兼卫尉卿,进爵号为伯,增加采邑至六百户。建武元年,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进爵号为侯,增加采邑到一千五百户。第二年,北方民族发动战事,赐萧坦之节,督徐州征讨军事。敌军围困钟离,春季截断淮洲,萧坦之率军打败敌兵。回朝后加领太子中庶子,没有拜任,迁任领军将军。永泰元年,为侍中、领军。

  东昏侯即位,为侍中、领军将军。永元元年,为母亲守丧,丧期未满官复原职,加右将军,建置府属。江柘兄弟想立始安王遥光,秘密地对萧坦之说,萧坦之答道:“明帝取得帝位,已经是违背了长幼之序,天下众人至今还不甚心服。现在如果又做这样的事,恐怕四海之内统治将要瓦解.我不敢说什么。”因守丧回到家裹。他的宅第在东府城的束边,遥光发动政变,派人趁着夜色去抓萧坦之,萧坦之光着头穿着裤子翻墙逃跑,从束冶急急忙忙向南渡河,走小道回到尚书台,假藉符节督促众军来讨伐遥光,屯兵湘宫寺。事情平定以后,迁任尚书右仆射,丹阳尹,右将军职衔如故。进爵号为公,增加采邑到一千户。

  萧坦之肥硕面黑没有胡须,语声嘶哑,当时的人把他叫做“萧哑”。刚烈残忍固执己见,群僚都害怕和憎恨他。遥光政变的事平定后二十多天,皇帝派延明主帅黄文济领兵围攻萧坦之的住所,把他杀了。他的儿子萧赏,官为秘书郎,也被杀掉。

  萧坦之的堂兄萧翼宗,是海陵郡守,将要发事。萧坦之对黄文济说:“我的堂兄海陵的宅第裹没有什么事吧?”黄文济问:“海陵的宅地在什么地方?”萧坦之告诉丫他。黄文济说:“也要论罪。”并派人去抓他们。抄检家财一无所有,衹有数百张典当帖子,回来启奏皇上,免去其死罪,囚禁在尚方署。

  和帝中兴元年,追赠萧坦之为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江祏,字弘业,是济阳考城人。祖父汪遵,做到宁朔参军。父亲德邂,官至司徒右长史。江祏的姑母是基皇后,小时候就得到高宗的亲近,恩情有似兄弟。宋末,进入仕途为晋熙国常侍,高宗途业西曹,员外郎,高宗冠军参军,带摄阳县令,竟陵王征北参军,尚书水部郎。高宗治县垒时,任命辽面为郡丞,加宣威将军,庐陵王中军功曹记室,安陆王左军谐议,领录事,带京兆太守。任通直郎,补南徐州别驾。

  高宗辅佐政事时,把他看作心腹。隆昌元年,自正员郎补丹阳丞,中书郎。高宗为骠骑将军,镇守东府,任命江柘为谘议参军,领南平昌太守,和萧诛共同在东府省内宿值守卫。当时新立了海陵王,人们心中不服,高宗肩胛骨上有一颗红痣,以往秘藏不让人知道,江柘劝他显出来给人看。晋寿太守王洪范罢任回朝,皇上袒露肩膀给他看,说:“大家都说造是曰月之相。你切切不要泄露出去。”王洪范说:“您既然身上有日月之相,怎么能隐避呢?回头我要告知朝廷公卿百官。”高宗很高兴。正碰上直后张伯、尹瓒等人屡次谋划要私下起事,江柘和萧诛忧虑而没有办法,每犬晚上都推托有事外出。等商量计划议定了,加江柘为宁朔将军。高宗做宜城王。太史秘密地献上谶图纬书说“一旦号令可以拥有十四年”。江柘入朝,高宗高兴地把它拿给江柘看:“能这样还有什么别的念头呢。”高宗即位之后,江拓迁任守卫尉,将军如故。封为安陆县侯,食邑一千户。江柘的祖父江遵,因是皇后的父亲赠金紫光禄大夫;父亲江德邻,作为皇帝的内舅赠光禄大夫。

  建武二年,迁任右卫将军,掌管甲仗廉察。四年,转任太子詹事。江柘因为是皇室外戚受到亲信位居显要,权势盛极一时,很远的地方都向他馈赠礼物,有时还索取诸王府第中的名书和巧奇之物。但是家庭很和睦,对待子侄辈很和善。

  皇上卧病在床,永泰元年,转任江柘为侍中、中书令,可以随意出入宫殿和尚书省。皇上驾崩,遣令中把他转任为右仆射,他的弟弟卫尉逊巳为侍中,邀皇后的弟弟型堕为衡尉。塞昼堡即位,参预掌管选拔官员之事。高宗虽然也在遣命中提到了众大臣,但主要寄希望于江柘兄弟。到此时更常在殿中值宿,公卿进言都要打通他的关节。永元元年,领太子詹事。刘暄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江柘兄弟和刘暄及始安王萧遥光、尚书令徐孝嗣、领军萧坦之六个人,轮流签发奏章以代敕命,当时把他们叫做“六贵”。

  皇上逐渐想按自己的意见去办事,徐孝嗣不敢违背,萧坦之有时同意有时否决,衹有江柘执意制止,使皇帝非常气忿。皇上没有德行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江柘计划要立江夏王萧实玄。刘暄当初做过萧实玄的郢州行事,处理事情太过苛刻。有人献上一匹马,萧宝玄想看一看,刘暄说:“马有’什么好看的。”王妃索要煮好的禽肫,派帐下侍从询问刘喧,他说:“早上已经煮了鹅,不耐烦再做这个。”萧宝玄埋怨说:“这个作舅舅的太没有甥舅之情了。”刘暄听见遣话也很不高兴。这时就不同意江柘的意见,想立建安王萧实夤,秘密地和萧遥光策划。萧遥光觉得自己年纪大,按理应该承当天命,就用含蓄的话劝说江柘。江柘的弟弟江祀因为少年君主很难辅佐,劝江柘立萧遥光。刘暄以为如果立遥光为帝,自己就失去了国舅的资格,不肯赞同。所以江柘迟疑不定。萧遥光非常愤怒,派遣手下人黄昙庆到清溪桥路上刺杀刘暄,黄昙庆看见刘暄的队伍人数众多,不敢下手。事情败露以后,刘暄告发了江柘的阴谋,皇上决定逮捕江柘兄弟。江祀当时在内殿值宿,怀疑情形不对,派人给江柘报信说:“刘暄好像有别的打算,现在该怎么办呢?”江柘说:“正应该镇静从容地打败他。”不久召令江柘去见皇上,拘禁在中书省。早先,直斋袁文旷因为王鱼幽事有功应该封赏,j坯却执意不肯。皇上让塞文旷去抓江柘,用刀柄上的铁环敲打他的心口说:“还能夺去我的封赐吗?”江柘、江祀在同一天被杀。

  江祀字景昌,开始做过南郡王国常侍,历高祖骠骑东合祭酒,秘书丞,晋安王镇北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府州事。治理的地方有座宣尼庙,废弃了很久未经修缮,江祀重新修建打扫使它兴盛起来。

  江祀的弟弟江禧,在父母丧期就已经死掉了.有一个儿子江厂,字伟卿,十二岁,听说拘捕的人来了,就对家裹人说:“伯父既已如此。我也没有一个人活下去的心思。”跳井死去。

  后来皇帝在后堂骑马散心,对左右侍从说:“如果江柘在的话,我哪还能在这儿骑马啊?”

  刘暄字士穆,进入仕途时做南阳国常侍。萧遥光发动政变,是以征讨刘暄为藉口的。事情平息以后,刘暄迁领军将军,封乎都县侯,食邑一千户。这年,又被杀了。和帝中兴元年,赠江柘卫将军,刘暄散骑常侍、抚军将军,都为开府仪同三司,江祀为散骑常侍、太常卿。

  史臣曰:士子为知己牺牲生命,大概是有生命者共同的情感,虽然或愚蠢或明智二者不同,但是一心逢迎上级则是同样的命运。那些人怀藏着期待知遇的才能,领受知己者的青睐,不必对外界感到羞惭,这本来就是自然的道理,他还会在心中记挂,想着报答恩情。何况早年还是同朝奉职,志同道合,却一下子超过了自己也超越了前辈,抛弃孩子如同丢失一件东西,毫不顾念旧日的恩德,被比作受役使的猎狗,是别人对此的讥刺,羞惭地怀着愧疚之心,在我却没有这样的事。呜呼!造就是陆机为什么作《豪士》赋的原因。

  赞曰:王晏、萧谌的扶持辅助,是世祖立业的基础。乐羊忍痛饮下用儿子烹成的汤,里克无言以对。江柘、刘暄身为外戚,皇室明嗣靠着他们得以维续。废立皇帝各自执有不同的政见,最后都遭到猜疑。

南齐书简介

  《南齐书》,南朝梁萧子显撰,记述南朝萧齐王朝自齐高帝建元元年(479年)至齐和帝中兴二年(502年),共二十三年史事,是现存关于南齐最早的纪传体断代史。

南齐书·卷四十二列传原文

  王晏 萧谌 萧坦之 江祏

  王晏,字士彦,琅邪临沂人也。祖弘之,通直常侍。父普曜,秘书监。宋大明末,晏起家临贺王国常侍,员外郎,巴陵王征北板参军,安成王抚军板刑狱,随府转车骑。晋熙王燮为郢州,晏为安西主簿。世祖为长史,与晏相遇。府转镇西,板晏记室谘议。

  沈攸之事难,镇西职僚皆随世祖镇盆城。上时权势虽重,而众情犹有疑惑,晏便专心奉事,军旅书翰皆委焉。性甚便僻,渐见亲侍。乃留为上征虏抚军府板谘议,领记室。从还都,迁领军司马,中军从事中郎。常在上府,参议机密。建元初,转太子中庶子。世祖在东宫,专断朝事,多不闻启,晏虑及罪,称疾自疏。寻领射声校尉,不拜。世祖即位,转长兼侍中,意任如旧。

  永明元年,领步兵校尉,迁侍中祭酒,校尉如故。遭母丧,起为辅国将军、司徒左长史。晏父普曜藉晏势宦,多历通官。晏寻迁左卫将军,加给事中,未拜,而普曜卒,居丧有称。起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济阳太守,未拜,迁卫尉,将军如故。四年,转太子詹事,加散骑常侍。六年,转丹阳尹,常侍如故。晏位任亲重,朝夕进见,言论朝事,自豫章王嶷、尚书令王俭皆降意以接之,而晏每以疏漏被上呵责,连称疾久之。上以晏须禄养,七年,转为江州刺史。晏固辞不愿出外,见许,留为吏部尚书,领太子右卫率。终以旧恩见宠。时王俭虽贵而疏,晏既领选,权行台阁,与俭颇不平。俭卒,礼官议谥,上欲依王导谥为“文献”,晏启上曰:“导乃得此谥,但宋以来,不加素族。”出谓亲人曰:“平头宪事已行矣。”八年,改领右卫将军,陈疾自解。上欲以高宗代晏领选,手敕问之。晏启曰:“鸾清干有余,然不谙百氏,恐不可居此职。”上乃止。明年,迁侍中,领太子詹事,本州中正,又以疾辞。十年,改授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给亲信二十人,中正如故。十一年,迁右仆射,领太孙右卫率。

  世祖崩,遗旨以尚书事付晏及徐孝嗣,令久于其职。郁林即位,转左仆射,中正如故。隆昌元年,加侍中。高宗谋废立,晏便响应推奉。延兴元年,转尚书令,加后将军,侍中、中正如故。封曲江县侯,邑千户。给鼓吹一部,甲仗五十人入殿。高宗与晏宴于东府,语及时事,晏抵掌曰:“公常言晏怯,今定何如?”建武元年,进号骠骑大将军,给班剑二十人,侍中、令、中正如故。又加兵百人,领太子少傅,进爵为公,增邑为二千户。以虏动,给兵千人。

  晏为人笃于亲旧,为世祖所称。至是自谓佐命惟新,言论常非薄世祖故事,众始怪之。高宗虽以事际须晏,而心相疑斥,料简世祖中诏,得与晏手敕三百余纸,皆是论国家事,以此愈猜薄之。初即位,始安王遥光便劝诛晏,帝曰:“晏于我有勋,且未有罪。”遥光曰:“晏尚不能为武帝,安能为陛下。”帝默然变色。时帝常遣心腹左右陈世范等出涂巷采听异言,由是以晏为事。晏轻浅无防虑,望开府,数呼相工自视,云当大贵。与宾客语,好屏人请间,上闻之,疑晏欲反,遂有诛晏之意。伧人鲜于文粲与晏子德元往来,密探朝旨,告晏有异志。世范等又启上云:“晏谋因四年南郊,与世祖故旧主帅于道中窃发。”会虎犯郊坛,帝愈惧。未郊一日,敕停行。元会毕,乃召晏于华林省诛之。下诏曰:“晏闾阎凡伍,少无特操,阶缘人乏,班齿官途。世祖在蕃,搜扬擢用,弃略疵瑕,遂升要重。而轻跳险锐,在贵弥著,猜忌反覆,触情多端。故以两宫所弗容,十手所共指。既内愧于心,外惧宪牍,掩迹陈痾,多历年载。频授蕃任,辄辞请不行,事似谦虚,情实诡伏。隆昌以来,运集艰难,匡赞之功,颇有心力。乃爵冠通侯,位登元辅,绸缪恩寄,朝莫均焉。溪壑可盈,无厌将及。视天画地,遂怀异图。广求卜相,取信巫觋。论荐党附,遍满台府。令大息德元渊薮亡命,同恶相济,剑客成群。弟诩凶愚,远相唇齿,信驿往来,密通要契。去岁之初,奉朝请鲜于文粲备告奸谋。朕以信必由中,义无与贰,推诚委任,觊能悛改。而长恶易流,构扇弥大,与北中郎司马萧毅、台队主刘明达等克期窃发。以河东王铉识用微弱,可为其主,得志之日,当守以虚器。明达诸辞列,炳然具存。昔汉后以反唇致讨,魏臣以虬须为戮,况无君之心既彰,陵上之迹斯著!此而可容,谁寘刑辟!并可收付廷尉,肃明国典。”

  晏未败数日,于北山庙答赛,夜还,晏既醉,部伍人亦饮酒。羽仪错乱,前后十余里中,不复相禁制。识者云“此势不复久也”。

  晏子德元,有意尚。至车骑长史。德元初名湛,世祖谓晏曰:“刘湛、江湛,并不善终,此非佳名也。”晏乃改之。至是与弟晋安王友德和俱被诛。

  晏弟诩,永明中为少府卿。六年,敕位未登黄门郎,不得畜女妓。诩与射声校尉阴玄智坐畜妓免官,禁锢十年。敕特原诩禁锢。后出为辅国将军、始兴内史。广州刺史刘缵为奴所杀,诩率郡兵讨之。延兴元年,授诩持节广州刺史。诩亦笃旧。晏诛,上又遣南中郎司马萧季敞袭诩杀之。

  萧谌,字彦孚,南兰陵兰陵人也。祖道清,员外郎。父仙伯,桂阳王参军。谌初为州从事,晋熙国侍郎,左常侍。谌于太祖为绝服族子,元徽末,世祖在郢州,欲知京邑消息,太祖遣谌就世祖宣传谋计,留为腹心。升明中,为世祖中军刑狱参军,东莞太守。以勋勤封安复县男,三百户。建元初,为武陵王冠军、临川王前军参军,除尚书都官郎,建威将军,临川王镇西中兵。

  世祖在东宫,谌领宿卫。太祖杀张景真,世祖令谌口启乞景真命,太祖不悦,谌惧而退。世祖即位,出谌为大末令,未之县,除步兵校尉,领射阳令,转带南濮阳太守,领御仗主。永明二年,为南兰陵太守,建威将军如故。复除步兵校尉,太守如故。世祖斋内兵仗悉付之,心膂密事,皆使参掌。除正员郎,转左中郎将,后军将军,太守如故。世祖卧疾延昌殿,敕谌在左右宿直。上崩,遗敕谌领殿内事如旧。

  郁林即位,深委信谌,谌每请急出宿,帝通夕不得寐,谌还乃安。转卫军司马,兼卫尉,加辅国将军。丁母忧,敕还复本任,守卫尉。高宗辅政,有所匡谏,帝既在后宫不出,唯遣谌及萧坦之遥进,乃得闻达。谌回附高宗,劝行废立,密召诸王典签约语之,不许诸王外接人物。谌亲要日久,众皆惮而从之。郁林被废日,初闻外有变,犹密为手敕呼谌,其见信如此。谌性险进无计略,及废帝日,领兵先入后宫,斋内仗身素隶服谌,莫有动者。

  海陵立,转中领军,进爵为公,二千户。甲仗五十人。入直殿内,月十日还府。

  建武元年,转领军将军,左将军,南徐州刺史,给扶,进爵衡阳郡公,食邑三千户。高宗初许事克用谌为扬州,及有此授,谌恚曰:“见炊饭熟,推以与人。”王晏闻之曰:“谁复为萧谌作瓯箸者。”谌恃勋重,干豫朝政,诸有选用,辄命议尚书使为申论。上新即位,遣左右要人于外听察,具知谌言,深相疑阻。

  二年六月,上幸华林园,宴谌及尚书令王晏等数人尽欢。坐罢,留谌晚出,至华林阁,仗身执还入省,上遣左右莫智明数谌曰:“隆昌之际,非卿无有今日。今一门二州,兄弟三封,朝廷相报,政可极此。卿恒怀怨望,乃云炊饭已熟,合甑与人邪?今赐卿死。”谌谓智明曰:“天去人亦复不远,我与至尊杀高、武诸王,是君传语来去。我今死,还取卿。”于省杀之。至秋而智明死,见谌为祟。诏曰:“萧谌擢自凡庸,识用轻险,因藉幸会,早预驱驰。永明之季,曲颁恩纪。郁林昏悖,颇立诚效。宠灵优渥,期遇兼隆,内总戎柄,外畅蕃威,兄弟荣贵,震灼朝野。曾不感佩殊荷,少答万一,自以勋高伊、霍,事均难赏,才冠当时,耻居物后。矫制王权,与夺由己。空怀疑惧,坐构嫌猜。觇候宫掖,希觊非望。蔽上罔下之心,诬君不臣之迹,固以彰暴民听,喧聒遐迩。遂潜散金帛,招集不逞,交结禁卫,互为唇齿,密契戚邸,将肆奸逆。朕以其任寄既重,爵列河山,每加弥缝,弘以大信,庶能怀音,翻然悛改。而豺狼其性,凶谋滋甚。夫无将必戮,《阳秋》明义,况衅积祸盈,若斯之大。可收付廷尉,速正刑书。罪止元恶,余无所问。”

  谌好左道,吴兴沈文猷相谌云:“相不减高帝。”谌喜曰:“感卿意,无为人言也。”至是文猷伏诛。

  谌兄诞,字彦伟,初为殿中将军。永明中为建康令,与秣陵令司马迪之同乘行,车前导四卒,左丞沈昭略奏:“凡有卤簿官,共乘不得兼列驺寺。请免诞等官。”诏赎论。延兴元年,自辅国徐州为持节督司州刺史,将军如故。明帝立,封安德侯,五百户。进号冠军。建武二年春,虏攻司州,诞尽力拒守,虏退,增封四百户。征左卫将军。上欲杀谌,以诞在边镇拒虏,故未及行。虏退六旬,谌诛,遣黄门郎梁王为司州别驾,使诛诞,束身受戮,家口系尚方。

  谌弟诔,与谌同豫废立,为宁朔将军、东莞太守,转西中郎司马。建武初,封西昌侯,千户。转太子左率。领军解司州围还,同伏诛。

  谌伯父仙民,官至太中大夫,卒。

  萧坦之,南兰陵兰陵人也。祖道济,太中大夫。父欣祖,有勋于世祖,至武进令。坦之与萧谌同族。初为殿中将军,累至世祖中军板刑狱参军。以宗族见驱使。除竟陵王镇北征北参军,东宫直阁,以勤直为世祖所知。除给事中,淮陵令,又除兰陵令,给事中如故。尚书起部郎,司徒中兵参军。世祖崩,坦之随太孙文武度上台,除射声校尉,令如故。未拜,除正员郎、南鲁郡太守。

  少帝以坦之世祖旧人,亲信不离,得入内见皇后。帝于宫中及出后堂杂戏狡狯,坦之皆得在侧。或值醉后裸袒,坦之辄扶持谏喻。见帝不可奉,乃改计附高宗,密为耳目。除晋安王征北谘议。隆昌元年,追录坦之父勋,封临汝县男,食邑三百户。徙征南谘议。

  高宗谋废少帝,既与萧谌及坦之定谋。帝腹心直阁将军曹道刚疑外间有异,密有处分,谌未能发。始兴内史萧季敞、南阳太守萧颖基迁都尉并应还都,谌欲待二萧至,藉其势力以举事。高宗虑事变,以告坦之,坦之驰谓谌曰:“废天子古来大事。比闻曹道刚、朱隆之等转已猜疑。卫尉明日若不就事,无所复及。弟有百岁母,岂能坐听祸败,政应作余计耳!”谌遑遽,明日遂废帝,坦之力也。

  海陵即位,除黄门郎、兼卫尉卿,进爵伯,增邑为六百户。建武元年,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进爵侯,增邑为千五百户。明年,虏动,假坦之节,督徐州征讨军事。虏围钟离,春断淮洲,坦之击破之。还加领太子中庶子,未拜,迁领军将军。永泰元年,为侍中、领军。

  东昏立,为侍中、领军将军。永元元年,遭母丧,起复职,加右将军,置府。江祏兄弟欲立始安王遥光,密谓坦之,坦之曰:“明帝取天下,已非次第,天下人至今不服。今若复作此事,恐四海瓦解。我其不敢言。”持丧还宅。宅在东府城东,遥光起事,遣人夜掩取坦之,坦之科头著裈逾墙走,从东冶僦渡南渡,间道还台,假节督众军讨遥光,屯湘宫寺。事平,迁尚书右仆射,丹阳尹,右将军如故。进爵公,增邑千户。

  坦之肥黑无须,语声嘶,时人号为“萧痖”。刚狠专执,群小畏而憎之。遥光事平二十余日,帝遣延明主帅黄文济领兵围坦之宅,杀之。子赏,秘书郎,亦伏诛。

  坦之从兄翼宗为海陵郡,将发。坦之谓文济曰:“从兄海陵宅故应无他?”文济曰:“海陵宅在何处?”坦之告之,文济曰:“应得罪。”仍遣收之。检家赤贫,唯有质钱贴子数百,还以启帝,原死,系尚方。

  和帝中兴元年,追赠坦之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江祏,字弘业,济阳考城人也。祖遵,宁朔参军。父德邻,司徒右长史。祏姑为景皇后,少为高宗所亲,恩如兄弟。宋末解褐晋熙国常侍,太祖徐州西曹,员外郎,高宗冠军参军,带滠阳令,竟陵王征北参军,尚书水部郎。高宗为吴兴,以祏为郡丞,加宣威将军。庐陵王中军功曹记室,安陆王左军谘议,领录事,带京兆太守。除通直郎,补南徐州别驾。高宗辅政,委以心腹。隆昌元年,自正员郎补丹阳丞,中书郎。高宗为骠骑,镇东府,以祏为谘议参军,领南平昌太守,与萧诔对直东府省内。

  时新立海陵,人情未服,高宗胛上有赤志,常秘不传,祏劝帝出以示人。晋寿太守王洪范罢任还,上袒示之,曰:“人皆谓此是日月相。卿幸无泄言。”洪范曰:“公日月之相在躯,如何可隐。转当言之公卿。”上大悦。会直后张伯、尹瓒等屡谋窃发,祏、诔忧虞无计,每夕辄托事外出。及入纂议定,加祏宁朔将军。高宗为宣城王,太史密奏图纬云“一号当得十四年”。祏入,帝喜以示祏曰:“得此复何所望。”及即位,迁守卫尉,将军如故。封安陆县侯,邑千户。祏祖遵,以后父赠金紫光禄大夫;父德邻,以帝舅亦赠光禄大夫。

  建武二年,迁右卫将军,掌甲仗廉察。四年,转太子詹事。祏以外戚亲要,势冠当时,远致饷遗,或取诸王第名书好物。然家行甚睦,待子侄有恩意。

  上寝疾,永泰元年,转祏为侍中、中书令,出入殿省。上崩,遗诏转右仆射,祏弟卫尉祀为侍中,敬皇后弟刘暄为卫尉。东昏即位,参掌选事。高宗虽顾命群公,而意寄多在祏兄弟。至是更直殿内,动止关谘。永元元年,领太子詹事。刘暄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祏兄弟与暄及始安王遥光、尚书令徐孝嗣、领军萧坦之六人,更日帖敕,时呼为“六贵”。

  帝稍欲行意,孝嗣不能夺,坦之虽时有异同,而祏坚意执制,帝深忿之。帝失德既彰,祏议欲立江夏王宝玄。刘暄初为宝玄郢州行事,执事过刻。有人献马,宝玄欲看之,暄曰:“马何用看。”妃索煮肫,帐下谘暄,暄曰:“旦已煮鹅,不烦复此。”宝玄恚曰:“舅殊无《渭阳》之情。”暄闻之亦不悦。至是不同祏议,欲立建安王宝夤,密谋于遥光。遥光自以年长,属当鼎命,微旨劝祏。祏弟祀以少主难保,劝祏立遥光。暄以遥光若立,己失元舅之望,不肯同。故祏迟疑久不决。遥光大怒,遣左右黄昙庆于清溪桥道中刺杀暄,昙庆见暄部伍人多,不敢发。事觉,暄告祏谋,帝处分收祏兄弟。祀时直在内殿,疑有异,遣信报祏曰:“刘暄似有异谋,今作何计?”祏曰:“政当静以镇之耳。”俄而召祏入见,停中书省。初,直斋袁文旷以王敬则勋当封,祏执不与。帝使文旷取祏,以刀环筑其心曰:“复能夺我封否?”祏、祀同日见杀。

  祀字景昌,初为南郡王国常侍,历高祖骠骑东阁祭酒,秘书丞,晋安王镇北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府、州事。治下有宣尼庙,久废不脩,祀更开扫构立。

  祀弟禧,居丧早卒。有子廞,字伟卿,年十二,闻收至,谓家人曰:“伯既如此,无心独存。”赴井死。

  后帝于后堂骑马致适,顾谓左右曰:“江祏若在,我当复能骑此不?”

  暄字士穆,出身南阳国常侍。遥光起事,以讨暄为名。事平,暄迁领军将军,封平都县侯,千户。其年,又见杀。和帝中兴元年,赠祏卫将军,暄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并开府仪同三司,祀散骑常侍、太常卿。

  史臣曰:士死知己,盖有生所共情,虽愚智之品有二,而逢迎之运唯一。夫怀可知之才,受知人之眄,无惭外物,此固天理,其犹藏在中心,衔恩念报。况乎义早蕃僚,道同遇合,逾越胜己,顾迈先流,弃子如遗,曾微旧德。使狗之喻,人致前讥,惭包疚心,我无其事。呜呼!陆机所以赋《豪士》也。

  赞曰:王萧提契,世祖基之。乐羊食子,里克无辞。江、刘后戚,明嗣是维。废兴异论,终用乖疑。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gcc.org.cn/guji/e2da7bfd755fa69bb18d3a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