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0e2zuqd"><style id="va9kfp82"><dir id="lxxlxldk"><q id="co8uzlyo"></q></dir></style></legend>
      <i id="ts24yljj"><tr id="cdbrqz2s"><dt id="bertgw17"><q id="jn3wm3ma"><span id="ydgpco7b"><b id="3hp9tbne"><form id="cptkik23"><ins id="61lb9cme"></ins><ul id="jhgrdpxp"></ul><sub id="k6c65bpr"></sub></form><legend id="qqu425hq"></legend><bdo id="ic823dqi"><pre id="y4oiekud"><center id="nvyo6v7d"></center></pre></bdo></b><th id="5g3bj2et"></th></span></q></dt></tr></i><div id="48m2egl3"><tfoot id="s18una3e"></tfoot><dl id="yrhsbuv0"><fieldset id="w8otqktk"></fieldset></dl></div>

      <small id="3yczuhon"></small><noframes id="7jq7274i">

        <bdo id="bchkswya"></bdo><ul id="vjf1wx4t"></ul>

      1. <tfoot id="o7l4cla1"></tfoot>

         唯刀百辟,唯心不易——再读《天行健》,有感郡主之死

        成语词典 2020-08-02 11:49:59 0
          唯刀百辟,唯心不易!   楚休红贯彻了他一生的信念:唯心不易。这是一柄故老相传的刀,到了楚休红手里,似乎时时刻刻要呈现出一副跨越传奇的态势,但并没有,直到最后,传奇变成了故事,变成了口耳相传的说书人嘴里吟唱的那一句: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五德营去了遥远的西部,那里风寒如刀、酒烈似火,楚休红死在了断头台上,和他毕生的爱人一起。故事似乎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但的的确确就是这样的。到了第二遍的时候,我没再看《天行健》第三部分“创世纪”,或许每个新的世纪都是这样创立的,在共和与帝国之间,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对错,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但既然帝国的书写已经历经了数百年,那么,一个新的共和国为什么不能怀柔苟延残喘的五德营,却让五德营一再延续下去,不是以五德营的方式,就是以新帝国的方式。如此,才会有燕垒生赫然拔剑起,殷殷切切,书写了另一种或许更加超越传奇的历史。   读第二遍的时候,或许心里有了底稿,看到郡主的突然死亡,觉得作者真是残忍之至,十分不通人情。这本是中国小说的好去路,功成身就的英雄历经了许多磨难、遭遇了无数冷漠,成长了,成熟了,于是终于在现实中屈服下来,安心地做一个隐退于江湖深处的高士。之后就应该进入收官阶段,敌人的阴谋颠覆不了他退隐的信念,他所无奈接受最终却无比深爱的郡主点燃了自由女神之火,让他看见了时空深处最真实的光明,于是他出入庙堂与江湖中,以惊人的号召力和无以伦比的魅力折合了共和与帝国两者之间的利弊,并在他的影响下成立了一个新的国度。这里,黑暗变成了光明,现实重合了理想。希望永远在,自由与民主永远不死。如斯,即使帝国与共和的孽种还生生不息,隐没于江湖深处或庙堂顶端,却都是生活的调剂,小说结尾的缓冲地带,团圆结局之后的小喜庆伏笔,收盘完毕的风波小劫。   但没有。   黑暗还是黑暗,亘古的黑夜不因为一时的光明而丧失了自己的力量,何况,这很可能只是一个虚幻的光明。现实超越理想,凌驾于理想之上,谦卑的骨子撑着无比高傲的姿态。于是,现实显得如此残酷,滴滴鲜血溅满屏幕,令我不忍卒读。   在最有可能的一个转折点,燕垒生让它顺着现实的坡滑下去了;或者说,在最有可能大步前进的路口,燕垒生一个姿态决绝的转身,爬上了更高而更寒冷的阶梯。   郡主的死,是一个最可能撒播光明种子的灭亡,自此,创世纪开始,一个更新的世纪,一个走向人类历史更远处的世纪,来临了。郡主的死,其实是楚休红一种可能状态的死亡。共和不能容他,那帝国呢?   共和容不容我,帝国容不容我,我都将“永守亲族”。有人说我是“妇人之仁”,于是赠我一柄百辟刀,但他或许忘了上面不是四个字,而是八个字——   唯刀百辟,唯心不易。   郡主的死是突然的,却又是必然的,因为百辟刀未能战胜不易心,唯刀百辟是过程,唯心不易是结果。一直都是矛盾并且孤独地柔弱着的楚休红,终于还是要愈加矛盾下去,越发地孤独地柔弱着。   但这又是如此坚毅的一个男子,总能战胜面前的一切敌人。当敌人或者故人一个个倒下,最后的结局就已昭然若揭了。能战胜过程,无法战胜结果;可以战胜面前有形的敌人,无法战胜背后无形的命运。   命运是最强大的,一颗不易心,怎能敌得过千变万化的命运?   命运指南如斯说,所有的顺从都将化为生活的点滴,所有的叛逆都将被历史铭记。活下去,是你们子民的道路,命运指南如斯说。   没有人能和命运抗争,更遑论楚休红!一个恋了终生的女子,却连名字都不知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顺从命运地依附了强权者,即使在这样的时候,楚休红都是顺从的,都是谦卑的,都是生活的,其实,他毕生都是这样,在将灭亡的帝国做自己看似辉煌实则无力的努力,在即将来临的新时代面前不知如何转弯迎接,只能随着故事的节奏,跟着那些战死的魂魄高唱“魂兮归来,永守亲族”,可是,他们的亲族又在哪里呢?   郡主之死,死了一个美丽的女子,死了一粒希望的种子,死了一种可能的残酷。楚休红的女子是那个不知名字的太子妃,不是郡主,倘若娶了郡主,那柄百辟刀恐怕就要束之高阁,锈于长梁之端,或片片断裂于江湖夜雨之中。当然,更有可能的是,作为一柄最为神奇的刀再世传于后人。可惜,这样的传奇,我们无幸得知。   楚休红只是一个战士,只是一个手执百辟刀的战士,或许他可以做到元帅,所以后人称之为楚帅。但,百辟刀战胜不了不易心,并不能使楚帅变成楚王楚侯。在坚硬而智慧的政治面前,他软弱得像一只蚯蚓,他无知得像一只蝼蛄。   所以他只能死了,在断头台上和他毕生的爱人相会,也可谓死得其所。这个时候,我相信他并没有想起一生唯一的一个妻子——美丽的郡主。所有的共和,所有的帝国,都消散为白云苍狗、一地鸡毛。他一生唯一一个有关系的女人和他的儿子过来为他送行,“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所有的共和,所有的帝国,都在新世纪有了一个新的姿态。收盘完毕,发现一个百年死劫,无法消解。   唯刀百辟,唯心不易。他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但并不拥有改变内心的力量。于是,命运代劳了,其实,从一开始,命运就死死跟随,像他的影子,也像你我的影子。   那个超越时代的完美灵魂属于郡主,不属于楚休红。那个完美的郡主不属于楚休红。正因为超越时代,又或许因为完美,所以破碎得如此迅疾,以故留下一地夜深的遗憾。可是,一个时刻伴随时代沉浮却又不那么完美的英雄,真的就能安稳而忍心地活下去么?   现实并没有传奇,最多只是故事。   那个转了个弯,隐退在江湖深处的高士是小王子,不是楚休红。——   唯刀百辟,唯心不易!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网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信息传播作用,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5816929@qq.com。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